look at me

【有饥饿游戏同人文的请私我,我要被饿死了】
最近感觉脑子里总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写文的时候脑子里一片混乱,什么东西都在往外冒。关键是真的很出戏哈哈哈哈哈。
老萌些冷cp,至今为了不被饿死,自己产粮,但产的粮总不够自己塞牙缝(ಥ_ಥ)。
喜欢我的人都叫我甘哥!个别喜欢我的叫我狗子。
cp大乱炖,杂食动物,同框皆cp,啥都吃。但我不吃伏黛卧槽太魔性了(ಥ_ಥ)
个人介绍会不定时更新,或许以后你们会看到比正文还长的个人简介。

【酒茨】大江山杂说(下)

修修改改始终还是达不到自己想要的程度,不过也只能这样了。
依旧是有时间就写他们回去的番外_(:з」∠)_,当然不要抱太大的希望,作者拖延症……唉不说也罢。狗崽太少就不打tag了。
希望各位看官看得开心。
………………………………………………………………………………………………

“我要去找他。”
大天狗看着酒吞,“你可知如何找他?”
“他一心一意要杀那个人类,那他便只会在靠近那人类的地方。”酒吞起身,带上酒葫芦道。
“可是他肯定会伪装自己,那家伙的障眼法可是厉害得很,你如何找出他?”
酒吞背对着大天狗,嗤笑一声,“那家伙,就算是化成灰本大爷也认得。”
大天狗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浅浅地酌了一口酒,若有所思。接着他的目光放到了桌上的折扇上,他叹息一声,将折扇收好放入怀中,似乎是对待什么珍宝。
“你若是也同那茨木一样便好了,也不知道这次什么时候才愿意回来。”
“罢,你总是贪玩的。”
屋顶上的妖狐没有做声,他仰头看着月亮,眯着眼睛想:我在的时候又闷着不说话,不在的时候倒是自言自语了。
他勾了勾唇,笑了:还有几天就满月了,满月了我再回来。
.
茨木离开了大江山鬼王的身边。
他躺在简陋的屋子里,看着自己手心的铃铛出神,这是挚友亲手为他戴上的,当初的他刚失去右手,挚友一边嫌弃于他动作的笨拙,一边从他手中拿过铃铛。大江山鬼王弯下腰,单膝跪在地,面上表情淡淡眼中却是温柔的,他轻轻地将铃铛带在茨木的脚上,再若无其事地站起。茨木心动于那双眼眸中的柔和,似乎对于自己,酒吞向来都纵容。
【本大爷说过】红发妖怪凝视着他,嘴角勾起一抹邪气十足的笑【茨木,你无论强弱,以后都得呆在本大爷的身边。】
他将铃铛放在心口处,心不断地在颤动。
无论多少次回想起这些场景,他依旧觉得心悸不已。
他一边想着那个俊美的红发妖怪,一边满足地睡着了,嘴角还带着笑。
他隐隐有种预感,明天,便是一切的结束。
第二天一早,茨木便变成了黑色长发的女人的模样,他整理了一下衣服,接着便出了门。他想先观察一下府外是否有结界。他走在那个人类住处的附近,思考着突破口,却差点被迎面而来的红发男子吓傻。
挚……挚友?!
茨木想要转身就逃,但是又止住了脚步。他想,挚友应该认不出我的。
于是他硬着头皮缓缓地往前走,在与酒吞擦肩的时候他几乎屏住了呼吸。茨木继续往前,还未等他松一口气的时候他的左手被抓住了。
酒吞拉住黑发女子的手,他背对着女子,表情复杂。他轻声喊道,“茨木……”
茨木浑身一颤,想收回自己的左手却发现抽不出来。他想不通,明明发色是截然相反的黑色,角也变不见了,他与本体完全是两个样子,为什么酒吞会认出来?
“不是……认错人了……”
“本大爷还可能认不出你吗?你无论变成什么样子本大爷也认得。”
“挚友头脑冷静,聪明又强大,自然认得我……”茨木不由地开始夸赞起来。
“茨木。”酒吞打断了他的话,眼神认真,“别杀了。”
“挚友……”茨木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艰涩又沙哑,“他必须得死,无论如何他都得死。”
“不论吾怎么做,即使挚友不曾喝过那毒酒,挚友依旧会死,他必须死。”他浑身都在颤抖,那种频率似乎从相连的手传到了酒吞的心上,让他心颤。
“他必须得死!”
茨木一直在重复这句话,酒吞无法无动于衷。他转过身将茨木拥入怀中,双臂收紧,“这不是真的,茨木。”
“挚友吾知道汝不会信,但吾一直在轮回。”
“我知道,我们早就从轮回挣脱出来了,我们早就不在轮回之中了,从当初我用你送我的枪威胁你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脱离轮回了。”酒吞紧紧地抱住茨木,克制住他发抖的身体。
“不……这……”茨木有些惊慌。
“那个人类早就死了。”
“什么?!”
酒吞轻吻着他的发顶,安抚道,“你只是被梦魇住了,我来带你出去。”
“为什么那个人会死?吾还没有杀他。”
酒吞低垂眸凝视着茨木,声音很轻:“人类的寿命何其短暂,早在你我轮回之时他便老死了。”
“我本想轮回已完,带你去晴明的阴阳寮里过日子,可是你迟迟不醒。晴明告诉我你被困在梦中出不来,于是我便进入你的梦里,一次次地想带你离开。可是每当你杀了那个人类,一切都会重新开始,我也会再一次失去全部记忆重新开始。”
“那个人类是钥匙,本大爷要带你离开这里。”
茨木愣愣地埋在酒吞的胸口,他迟迟无法从酒吞的那段话中反应过来。
“挚友……”
“嗯?”酒吞感觉到茨木拉着他的小臂,仅有的一只手渐渐用力,似乎在下定决心。
他说,“带吾走吧,挚友。”
酒吞眉目渐渐柔和,他道:“好。”

咳咳_(:з」∠)_,表示拖延症太严重了,于是今晚熬夜码字,明天发。

【酒茨】大江山杂说(上)

瞎取了个名字,本来是想写那个轮回的续的,然后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写了一堆我自己都看不懂也理不清的东西,bug也很多,但是想了想这又确实是我想写的。
咳咳,这大概是一个吞哥找茨木的故事?当然上也只是开始。
感觉有ooc,慎入。_(:з」∠)_

………………………………………………………………………………
茨木童子追随了酒吞童子很多年。
从酒吞童子刚当上鬼王时遍陪伴在他的身边,为他效力,成为了酒吞童子的得力干将。再后来,茨木童子在小妖怪之中的威名似乎要胜于酒吞童子。因为他的冷漠与强大,对于妖怪的冷酷让众多实力低微的妖怪感到胆颤,茨木的一拳便能要了他们的命,而鬼王……并没有见过。茨木童子与酒吞的力量似乎难分胜负,但大妖怪们却知道,罗生门无法当大江山鬼王。
他只喜欢力量,而非一个位置。
只是这一点依旧有妖怪看不懂,一些妖怪想用言语蛊惑茨木童子杀掉酒吞童子当上大江山鬼王,却被一拳轰成了灰烬。茨木童子没有欲望,不,应该说,他的欲望便是酒吞童子。
他为酒吞献上了所有的忠诚,而与之交换,鬼王给予了他所以的信任。从一开始拒绝挚友这个称呼,到接受。在酒吞看来,他和茨木之间的相处便是友人之间的相处模式。
茨木的冷漠酒吞一直是知道的,但由于茨木对于他的热切,所以他从未直面过茨木的冷漠。而且他也相信,在以后茨木也绝不会背叛离弃,同样,茨木的冷漠也不会出现在他的身上。这不仅仅是他的自信,还是对于茨木的了解。
酒吞以为他与茨木之间永远都是友人的关系,然而一切都不如他想象的那样,他对茨木产生了欲望。这并不是突然发生的事,似乎在潜移默化之中,一切都不一样了。亦或者,他与茨木一开始的感情就不对。他偏向于后者。
茨木总是喜欢跟人类学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他却丝毫没觉得这一切有什么不对劲,说出的话也让人觉得啼笑皆非。茨木向来坦率直白,对于自己的夸奖他向来是相信的,他相信在茨木心中自己就是那样一个形象,但他总是哭笑不得地想告诉他: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完美。
酒吞是个情商很高的大妖怪,他很冷静也很理智。他发现他与茨木之间感情的变质后没有惊慌,他只是嗤笑一声,大口饮了一口酒,思考着如何让那个笨拙迟钝的蠢货喜欢上他。
然而酒吞还没有让茨木喜欢上他的时候茨木就离开了。他恼怒于茨木对自己身体的不负责,罗生门之鬼因自己的狂妄,差点葬身于人类的刀下。他怒极气极,气到想杀了这个妖怪,但又舍不得,他向来舍不得茨木受苦。他没办法,火焰在心中燃烧,最终茨木的话成了导火线。
茨木说:“挚友,吾的身体并不算什么。”
酒吞气红了眼,但越气表情便越平静。
“滚。”,他说。
酒吞以为茨木会如以前一样认错,却不想茨木回去收拾了行了,随后道了个别便下山了。这时的酒吞才意识到茨木的冷漠,茨木的走是真的走,那个骄傲的鬼王放下自己的骄傲跟了白发妖怪一路,茨木知道他在身后却没有回头,一次也没有。
酒吞尾随他到山下,终于,停下了。他知道,茨木不会回来了。他倚在树上,抱着胸看着茨木离开,双眼发红,他皱起眉头叹口气。
这一幕让酒吞无数次怀疑茨木以前对自己的热情,他想,不可能啊,茨木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他说了无数次的气话茨木从未离开过。那样的热情,那样的期盼,绝不可能作假。他想不通,为何茨木无论如何也要杀掉那个人类,那个人类自身不强,却有太多器物得以倚仗,连酒吞也不得不思量几分才出手。茨木虽冲动狂妄,但也不是没有脑子的人,酒吞从未见过那样的茨木,恨到金色的双眸都染上血色,连面容都被扭曲。那样被执念困住的他让酒吞陌生,却又觉得心脏一阵痛楚。
茨木狠狠地往那个人类那边,身上布满了血色,他的声音沙哑又如同从地狱爬出来一般,“你不该!你不该……”
酒吞忍不住扶住额,头一阵阵地疼。若不是他赶去,茨木怕是会与那个人同归于尽。
你为何如此执着?那个人类做了什么让你恨到如此?你不是……眼中只有我吗?
过了几天,酒吞终是忍不住,茨木不在身边他觉得寂寞,他觉得这份孤独让人难以忍受,每每午夜梦回,那个没有回头的背影总是让他感到一阵心悸。
他总觉得,那个场景发生了很多次。
多到他害怕。他不由地嘲讽到,大江山鬼王也会害怕。
酒吞去找大天狗喝酒,大天狗面无表情,语气却带着嘲讽:“他的任性和肆无忌惮不都是被你惯出来的?”
“别的小妖怪不知道但大妖怪们谁不知道,你酒吞童子即使对于茨木如何面容冷淡,那骨子里的宠溺只要不瞎谁都看得出来。”
酒吞不说话,他依旧是想不通茨木这次怎么就走了。
大天狗看他这个样子,嘲笑道:“你想不通的事到我这里倒是一目了然。”
酒吞抬头看着他。
“那傻子心里只有你,能让他变成你所说的那样反常的,原因也只会是你。”
“咣当!”酒吞的手一松,酒碟瞬间摔得稀巴烂。那句话似乎是打开所有的钥匙,一些东西突然涌上了脑海。
他看见了那个抱着他的头,整个人被鲜血染红的茨木。茨木紧紧地抱着那颗头,哭得不知所措。
他看见了自己再一次死在了茨木面前,这一次他没有断头,却依旧死在了那个人类的手上,茨木跪在他的身前,附在他的身上痛哭。
【挚友……】
酒吞突然抬手捂住眼睛,水光在眼眶翻涌,他的声音沙哑:“茨木……”
他知道,他该去找他了。

明白

其实我挺怕的:

留以自省。


小九爸爸:



同意,无比赞同。




每次看到自己的热度都非常羞愧,根本不配过百




鞠躬




盐罐子: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写同人写到自我膨胀的作者都是脑子进水。








我的文笔我的故事顶多值10个热度,能有100个热度10000个热度是因为我写的是同人,90%的人是冲着原作冲着CP来的,不是冲着我来的,这点清醒认知起码还是要有的吧?








某些作者当真是资历越老脑子越糊涂了,长期被粉丝捧得飘飘然,不晓得自己在写什么了。真以为自己的文值100个热度1000个热度,以为不管写什么都有人买账。








想知道自己值几斤几两,不妨换个马甲去写篇原耽看看有几个人气。








那些平时喊着“大大你写什么我都喜欢”的读者,言下之意是让你多写点这个CP,不是真的你写什么都行,同人作者就不要妄想拥有“脑残粉”了,没有的,不存在的,人家都是想看CP来的。你不写CP,成天夹带私货,人家掉头就走了。








想放飞当然可以,免费产粮的作者不吃谁家大米,吃了免费粮的读者没资格歪歪唧唧。但一边希望受欢迎,成天要热度要读者反馈;一边又不想迎合市场,不参考读者的反对意见。世界上哪有这种两全其美的好事。








不要太自以为是,不要以为自己写作技术很高超,不要以为自己创造的原创人物很可爱。哪怕你的故事真的很好很精彩,那也是因为原作角色本身就足够有趣,才支撑了这个故事。没了原作我们什么都不是。不要把原作的魅力误当成自己的魅力,这是同人作者应有的自觉。
























虽说忠言逆耳苦口良药,但知道你听不进去,我就不到你面前找不痛快了。








写出来也不过就是实在不想憋着。








与诸位作者共勉。
























--------6月28日补充内容--------
















这两天收到了很多人的评论,补充说明一下:








这篇随笔是我以一个写手的身份,站在同人创作者的角度,写给诸位同僚的话。可以说是彻头彻尾的作者场合。写的是同人作者如何自处;是同人作者怎样看待自己;与读者觉得作者厉不厉害没什么关系,也不相矛盾。所以从读者的角度来说“我觉得XX作者就很厉害啊我愿意做她的铁粉她就算写原创也超棒棒”这种话,在这个场合说其实是错过焦点了。








其二,最初写这个确实是因某位作者有感而发,但最后写出来的内容并没有针对谁。大家都是创作者,也许今天我还能站在这里说得头头是道,明天我也会迷失自己,会成为别人笔下的谁谁。每个同人创作者都需要保持清醒。这些文字写给每个愿意自省的人。没必要去猜测我在指责谁——更不要在这里意有所指的艾特谁(艾特的我都删掉了)这种行为只会让这件事变质。








第三,这篇文可以在lofter内转载,不需要跟我要授权。转载到其他平台请提前告知我。谢谢。





















【星熊童子×桃花妖】花开(下)

拉个郎配,星熊童子是 @魔性小王子 太太的人设,我觉得那个俺很萌啊!于是就想写个关于他的同人,然后又想给他配个萌妹子,还是绑定奶,就觉得挺配的_(:з」∠)_
写得不好见谅。可能ooc_(:з」∠)_
有一点酒茨,但不多,就不打tag了。
有上下两章,基本都是小甜饼,不虐的。
【一口气发完了哈哈哈٩( 'ω' )و 】
.
五.
妖怪一般是不需要换衣服的,翻来覆去也就那几件衣服,但是爱美的女妖怪都会去商店买一件适合自己的衣服。
最近连茨木童子和酒吞童子都买了新衣服。
星熊童子想了想,桃花好像也就那一件衣服,从来没换过。
干脆给她买件衣服吧,他翻出了自己的小金库,却发现离买下那件衣服还有一定的距离。星熊童子捧着自己的小猪存钱罐发愁。看来该去接点任务了啊……
想到桃花穿上新衣服的样子,他突然就有了斗志!
为了衣服!加油!
六.
“星熊星熊!你看我!你看我!”桃花妖穿着新买的衣服,踩着高高的木屐哒哒哒地跑向星熊童子。
她兴冲冲地跑到星熊童子的面前,大大的眼睛里似乎有着星星,“你看啊!我的新衣服!好看吗?!”桃花妖说着在星熊童子的面前转了一圈。
星熊童子看着她,脸有些泛红,他挠挠脸,不好意思地说,“俺觉得你什么衣服都好看。”
桃花妖听见这话脸也红了,她害羞地笑笑,又扭头低下看看自己身后的裙摆,花瓣的裙摆是她最喜欢的地方。
“晴明……晴明大人说,你最近拼命做任务,就是为了给我买这件衣服。”
桃花低着头,柔柔地说道,“我啊,很喜欢这条裙子。”
“所以我马上就换上了。”
“那个……”她的眼神闪烁,“你是第一个看到的呢……”
星熊童子愣愣地看着她。
桃花妖抬头,与他对视,甜甜地笑了一下,“你看看,我也有角了!跟你那个一模一样哟!”她指指自己头上的两个小角角。
星熊童子猛地单手捂住脸,心里崩溃地想,天呐!可爱死了!
他的心脏砰砰直跳,他想,没救了,好喜欢她。
七.
这天下午,星熊童子回到大江山,茨木和酒吞正在喝酒。
星熊童子一个大老爷们一边对着手指一边羞涩地问道,“那个你们,你们都是怎么表白的啊?”
“哈?”酒吞一脸你在开玩笑,他撑着头指指茨木,“你不是天天看着的吗。”
茨木:“挚友!打一架!支配我的身体!”
酒吞平静地看着星熊,道,“就这样。”
星熊童子:“……”
“不过我说啊。”酒吞一边喝着酒一边道,“你要是真的喜欢,怎么表白都可以。”
“说实话,无论你说什么,那个小桃花都会全盘接受。”
“真心喜欢你的人,你怎么表白她都会愿意的。”
酒吞看着茨木,虽然没有笑但眼神专注,“茨木从未真正意义上地对我告白。”
“但无论他告白还是不,本大爷都愿意跟他在一起。”
星熊童子想了想,点了点头。
八.
“那个……明天是人类的夏日祭,你想去看看焰火吗?”星熊童子帮桃花妖提着药包和零食,与桃花妖一同在街上散着步。
“好啊好啊,我还没过过人类的节日呢。”桃花妖开心地说道。
“那俺明天晚上来你寮门前等你。”星熊童子将手中的东西递给门口来接东西的犬神,一边对桃花妖道。
桃花妖嗯嗯地点着头,在门口笑着对他挥挥手,转身进了寮里。
啊啊啊!她答应了!星熊童子表面没有表情,内心却已经起飞。干得漂亮,星熊童子!
九.
“星熊!我们去哪玩啊?!”桃花妖穿着浴衣,头上带着面具,一手挂着手袋一手拿着苹果糖兴高采烈地问。她的头发高高地挽起,露出了雪白的脖子。
星熊童子眼神飘忽,啊呀,这真是。“你想要金鱼吗?”
“金鱼?!就是惠比寿爷爷的那个?!”桃花妖眼里放光。
“额,样子是一样的,就是没有那么大。”星熊童子挠挠头。
“要!”
星熊童子的手动了动,最终下定决心,握住了桃花妖的手,他面无表情地说,“夏日祭人多,你拉着俺的手,别走丟了。”
桃花妖愣了愣,笑着握紧了星熊童子的手,“嗯!”
星熊童子脸上也带上了笑意,心里也没有那么紧张了。
十.
“扑通!”
“啊,好可惜。”桃花妖看着自己手上的破网,有些沮丧,这是第五个网了,“好难。”
“老板,再要一个网。”星熊童子对着一旁的老板说。
“不用了,我捞不起来。”桃花妖扯了扯星熊童子的衣角。
星熊童子将新的纸网递给她,认真道,“能捞起来的。”
桃花妖抿了抿唇,蹲下身,准备继续捞,身后一个温暖的身体贴近,她的手被星熊童子握住,她听见后面低沉的声音这样说,“轻轻地靠近,然后不要停留太久,提!”
桃花妖下意识地提起,然后又被那只手带着将网中的鱼放入鱼缸中。
她愣愣地看着鱼缸里的金鱼,脸上通红。老板将小鱼缸递给桃花妖,她傻傻地接过,看着身后的星熊童子。
星熊童子对她笑,“太好了,抓到了呢。”
桃花妖想,是啊,太好了。
十一.
星熊童子和桃花牵着手,他们顺着人流,缓缓地往看烟花的地方走。
他们都没说话,但是内心被一种感情充斥着,他们知道那是什么,又不是很清楚。彼此之间的气氛并不尴尬,有什么将他们连在了一起,轻轻浅浅的,又不容忽视。
“桃花。”星熊童子轻轻地开口了。
“嗯?”桃花妖低着头缓缓走,手被紧紧握住。
“我……”星熊童子深吸一口气,紧张得连口头禅都不见了。
“嘭嘭嘭!”
天空中五彩缤纷的光芒突然炸裂,焰火不断地冲上天空,然后炸开。那句我喜欢你淹没在了剧烈的爆炸声中。
星熊童子有些沮丧,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的……
突然,耳边传来温热的气息,桃花妖的声音柔柔地传来,“我也是……”
星熊童子震惊地看着她,他不由地加大了声音道,“我喜欢你!”
桃花妖笑着,“我也是!”
接着就是一个用力的拥抱。
啊啊,能遇到你真是太好了。
.
“在她对俺说我也是的时候,俺觉得好像一瞬间花就开了。”
酒吞嘲笑道,“原来你也能说出这种话来。”
星熊童子想,那么美丽的妖怪,可不是花开了吗?

【星熊童子×桃花妖】花开(上)

拉个郎配,星熊童子是 @魔性小王子 太太的人设,我觉得那个俺很萌啊!于是就想写个关于他的同人,然后又想给他配个萌妹子,还是绑定奶,就觉得挺配的_(:з」∠)_
写得不好见谅。可能ooc_(:з」∠)_
有一点酒茨,但不多,就不打tag了。
有上下两章,基本都是小甜饼,不虐的。

.
一.
“你看啊,你又受伤了。”桃花妖有些生气。
星熊摸摸头,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打架,受伤,这似乎早已成了他的日常。
他看着气鼓鼓给自己包扎的桃花妖,脸有些红,但是他喜欢她关心自己的样子,特别可爱。
星熊童子经常会来这里包扎,他很早之前就遇见桃花妖了,当时她被一群妖怪包围,她又是一个武力值不高的妖怪,显然打不过那群妖怪。
星熊童子正在去给酒吞买酒,看到那一群妖怪欺负一个治疗型妖怪,顿时不开心了。
他想起酒吞和茨木,顿时更生气了。
于是他冲过去就是一顿揍,虽然自己受了点伤,但是还是把那群妖怪给揍趴了。
小花妖看着他,一点一点地挪了过来,“那个……谢谢你救了我,你受伤了,我来帮你包扎一下吧。”
小花妖以为这样一个凶神恶煞的妖怪应该很不好接触。结果没想到这个妖怪嘴一咧,笑道,“好啊,俺受伤一直是金熊那家伙帮忙呢。”
桃花妖愣愣地看着他,一脸懵逼,长这么凶神恶煞怎么会是……这样一个妖怪啊?
“你叫什么名字啊?”
“桃花,我是桃花变的妖怪。”
“哦,怪不得。”
.
“嘶!”星熊童子突然抽了一口凉气,绷带突然绷紧勒得伤口生疼。
“想什么呢!我跟你说的你究竟听见没有啊!”桃花生气地说。
“听见了!听见了!俺听见了!”星熊童子忙说。
“那我刚刚说了什么?”
“……”
“哼!”绷带勒紧。
“啊啊啊啊啊啊!对不起!”

二.
桃花妖住在安倍晴明的阴阳寮里帮寮里的其他式神疗伤,她每天的生活不过是浇浇花,观观战,顺便再帮他们疗疗伤。
她撑着头发呆,星熊童子这几天都没来找她呢。应该是没有受伤吧,可是就算没有受伤平时也会来找自己的啊……
她用树枝在地上画了一个简易的星熊图案,嘟囔道:“给你治疗完了就跑了。”她在图案上画了一个猪鼻子,“哼!忘恩负义的家伙!”
“哎呀呀,刚刚听到他们说大江山那边妖怪突然和人类打起来了呢!”
桃花妖猛地抬头,“什么?”
姑获鸟抱着救出来的孩子,道,“那边还死了好多人类和妖怪呢,一个妖怪把他的孩子托付给我就……”
“嘭!”门被狠狠地推开,姑获鸟看着桃花妖的背影,翅膀轻轻抵着嘴唇,“话还没说完呢……”
桃花妖冲到大江山,此时这里只剩一片废墟,到处都是尸体。
她穿越过重重尸体,焦急地寻找,最终在一颗树下找到了她想找的人。
“星熊!星熊!你醒醒啊!”桃花妖不断地用力量治疗着星熊童子,她低着头,大滴大滴的眼泪不断地从眼中滴落,她哭得伤心,焦急和恐惧将她包围。桃花妖小小的身体不断地颤抖着,她已经精疲力尽了,但是她不能停下。
“你不能死。”桃花妖哽咽着。
“……别哭。”星熊童子睁开眼,声音嘶哑,“你哭得俺心里发疼。”
桃花妖惊喜地看着他,星熊童子突然笑了,“俺没事。”
他起身,缓缓地将桃花妖拥入怀中,伤口因为桃花妖的治疗已经不流血了,只是凝固的血让他的伤看起来特别吓人,他只是虚弱,伤口也疼得要死,“你一直都很厉害。”
“所以俺不会死。”
桃花将脸埋在他的胸口,浑身因为刚才的恐惧而颤抖,她听见星熊童子说。
“别哭。”


桃花妖生气了,在那生死一线的一天后,她就不理星熊童子了,给星熊童子包扎伤口时,星熊童子向她搭话也不理,星熊童子来找她也不见,在路上碰见了,也是转身就走,留下抬手想打招呼的星熊童子傻愣愣地举着手。
“唉……”星熊童子叹口气,趴在桌子上喝闷酒。
然而他对面的酒吞却不怎么欢迎他,“喂,你到底怎么了。”
这星熊当了好几天的电灯泡了,天天坐在那里喝酒叹气,影响他支配茨木的身体。
“桃花生俺气了。”星熊童子满脸愁容,“俺可怎么办啊?老子从来没哄过人。”
酒吞斜了一眼他,前风流倜傥●花花公子●百女斩●吞嗤笑一声,眼中出现了鄙视的神情,“这都不会,要你何用?”
“……”星熊童子。
“看在你帮本大爷用玄铁修婚房的份上,我告诉你怎么做。”酒吞高高在上地俯视着星熊童子,传授着哄人大法。
星熊童子终于明白了,酒吞大江山鬼王还真不是浪得虚名。作为一名手下败将,星熊童子表示深深地服气。
“俺知道了。”星熊拿起自己的棒槌准备去见桃花,走到半路,想了想,又把手上的棒槌放了回去,去花店买了束花。
前风流倜傥●花花公子●百女斩●吞表示。
【女孩子,都是喜欢花的,只要是美丽的东西她们都喜欢】
星熊小心翼翼地捧着一盆小菊花,一脸严肃地往桃花妖的住处走去。
他想,要是桃花妖这次还不理他,他就在她门口坐到她理他为止。


“桃花!桃花!俺错了,你原谅俺吧!”
我才不要这么轻易地原谅你呢!桃花妖气鼓鼓地想。
“桃花,俺给你带了礼物。”
礼物!桃花妖想了想,不,她才不会因为一个礼物而动摇呢。
“桃花,我知道是俺不对,俺不该受伤惹你哭。”
星熊童子在下面等得忐忑,酒吞说要坚持不懈,女孩子都是容易心软的。他看着手里的菊花,一脸的纠结。
这咋还不出来呢。
他想起桃花妖哭的样子,叹口气,算了,继续等吧,让她哭成那样确实是他的不对。
他没有再说话,只是站在原地,盯着手里的菊花发呆。
怎么没声音了?桃花想,这么容易就放弃了吗?
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走到窗边,悄悄地看。她看见星熊童子双手捧着一盆小雏菊,与之不符的是他严肃的表情,看起来特别地傻,还很有喜感。
“你在那里干什么呢?”
星熊童子抬起头来道,“俺在想你呢。”
桃花妖脸上一红,道,“说谎!你明明在发呆。”
星熊童子也不说话了,他只是将手中的花举起来,“送给你。”
桃花妖看着他的傻样,终于噗嗤一声笑出来,她笑得眼睛弯弯的,偏着头道,“傻子。”
星熊童子想,真好看。
“你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

我觉得……杜甫草堂不适合我……还……唉算了,一言难尽。

【酒茨】轮回

要是有灵感应该还有续篇(๑•ี_เ•ี๑)。续篇的话应该就是一些小甜饼啊之类的。
背景是福利院吞和轮回茨,现代。
恩,自己之前的更文计划里的酒茨hhhhh居然其他存稿比较多的没写先写了这个。
写出来的也是断断续续的,大家请不要嫌弃。
可能ooc。
内有玻璃渣,慎入。

一.
男人总是喜欢跟着他,从六岁开始便是这样。酒吞本以为自己这样的怪人是不会被领养的,他脾气暴躁。在领养人的眼里,他便是那些即使长大了也不成气候的人,不懂事的孩子谁会要啊?没人会要。然而有一天男人突然出现在福利院门口,他少了一只手,眼神锐利,气势强大,酒吞的内心突然一阵悸动。男人向他看了过来,对着身旁的校长指了指酒吞,再接着便是被男人领养回了家。
“喂,你为什么要领养我啊!”
男人顿了一下,道,“吾来便是为了挚友。”
“你挚友和我有什么关系?”
“汝便是吾挚友。”
酒吞抬头看着他,眼睛眯起,“本大爷就是本大爷,不是你挚友。”
男人张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是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最后还是沉默了。良久低沉的声音才从头顶传来。
“走吧,回家。”
酒吞没有说话,只是面无表情地拉住男人的手。他想,既然领养了本大爷,那本大爷便是你的唯一。
“喂,你叫什么名字啊?”
“茨木,吾名茨木。”

二.
春去秋来,酒吞与茨木已经度过了好几个年头,他本以为茨木会受不了自己,然而却没想到男人对照顾他简直称得上得心应手。
“茨木。”
“恩?”正在炒饭的茨木转过头来看向他,一脸疑惑。
“你以前是不是经常照顾别人啊?”酒吞问。
“没有照顾别人,只有挚友。”
酒吞突然皱起眉,他跑过去,抬头问道,“你挚友到底是谁啊!”
“就是你啊。”茨木自然而然地答道。
你把本大爷当做了谁?酒吞眼里满是怒火,他想质问茨木,内心却又觉得不该。他愤怒得想把茨木口中的挚友撕烂,他想要将这个人据为己有。
酒吞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看着自己的抽屉,那里有一把枪,是茨木送给他的,他又摸了摸自己手上的链子,上面是一个长相奇怪的葫芦,葫芦上长着一张嘴,看着有些狰狞。
他不知道为什么茨木要送给他这些,但是每次茨木送的礼物明明都是第一次看见,却熟悉得像用了很多年。
他从小老是会梦见一个白色的背影,但是那个背影从未回过头,他想要那个背影留下,然而他什么也抓不住,甚至连那破碎的衣角也是。
酒吞很烦躁,“我究竟忘了什么?”
“我要想起来什么?”
不知道。
这些他都不知道。

三.
“茨木本大爷不想上学。”
“挚友头脑聪明,冷静睿智,上学是难不倒你的。”
酒吞皱着眉,他虽抗拒这个称呼最后还是接受了,自欺欺人也好,茨木现在只有他,所以他不愿让茨木困扰,“上学当然难不住本大爷,但是本大爷根本不想跟班上那群弱智沟通!”
茨木皱着眉,似乎在纠结。
酒吞却突然恍了一下神,茨木的身上明明穿的是白色衬衫,他却看见了茨木身上的战甲。那一瞬间,茨木的身影似乎和另一个身影重叠了一下。
他的头上长出了角,脚下的铃铛在“叮——叮——”地响。
“挚友?挚友!”
酒吞突然回过神。
茨木关心地问道,“怎么了?”
酒吞看着他,眼神复杂,“……没什么。”
“那挚友不想去就不去吧。”

四.
酒吞不知道一份感情变质的原因是什么,但是他却知道自己对茨木的感情变质了,或者说从一开始他就是那种想法。
他想要和茨木在一起。
不是亲人,而是爱人的那种。
这个想法从小时开始萌芽,经历了多年到了现在已经连挽回的余地也没有了。
但是茨木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从一开始的躲闪,到现在根本就不出现在他的面前,男人不跟着他了。
酒吞由着他躲了两个星期,又两个星期,但是他终于忍不下去了,他知道茨木一直都在,那种感觉如影随形,但茨木总是不会出现在他的眼前。
酒吞坐在天台上,手中摆弄着茨木送他的手枪。
“茨木。”酒吞撑着头,不急不缓地道,“本大爷知道你在这里,你要是不出来我便一枪一枪地往我脑袋开,谁都不知道子弹在哪个卡槽。”
银色的左轮手枪被他装上一颗子弹,枪口对着自己的脑袋,手指渐渐收紧。
下一秒,他被紧紧地抱住,手中的枪因为冲力而飞得很远。酒吞笑了,这人连一枪也不舍得让他冒险。
他站着,男人蹲着,他瘦小,男人高大,酒吞看着眼前的白发,不经意间竟吐出了一个名字,“茨木童子。”
抱着他的男人身躯一震,低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挚友……”
酒吞突然皱起了眉,梦中的那个白发身影终于变得清晰,他似笑非笑语气似是嘲讽,“这样……也太荒谬了吧……”
太荒谬了,为什么是茨木……
他从来舍不得茨木受苦,然而茨木所忍受的痛苦竟然全部来自与他,这不荒谬什么才荒谬?
“挚友……”
“蠢货。”酒吞伸手抚上茨木的头,心疼得不得了,他不知道是在骂茨木还是他自己,“蠢货。”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最开始自己对茨木说自己不是他挚友的时候茨木没有反驳。
因为第一次轮回的时候他与茨木因为挚友这个问题大吵一架。他以为挚友是他们两个之间的第三者,以为自己是一个替代品,却不知道自己一直在生自己的气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茨木照顾他照顾得得心应手。
因为茨木照顾了他几十个轮回。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那把手枪会熟悉了。
因为某一次轮回的时候他跟他说,“本大爷要这个世界最厉害的武器。”
这个傻子就带了把枪回来。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茨木会离开。
因为茨木害怕。
这个傻子轮回了这么多次终于懂得了什么叫做害怕。
他害怕自己会喜欢上他,他害怕自己想起一切来会厌恶他,他害怕自己与他连朋友都做不成。
大江山的鬼王在临死前都未掉过一滴泪,此时此刻却难过得不能自己,眼泪不断地低落在茨木的肩上,却死死地按住茨木不准他抬头。
“茨木啊……”
“挚友?”
“你真他妈是个傻子啊。”

五.
从那一天起,酒吞总是会想起许多事情。
比如第一次轮回,茨木不知道人类的小孩是不能喝酒的,他与自己喝了个痛快,而第二天自己就进医院了。
比如茨木不知道人类的婴儿要吃奶的,把他饿得一直哭却又不知道怎么办。
比如第三世,他已经是个大人了,对茨木的一举一动都抱有着警惕,这傻子却依旧如缺心眼一般,看不懂人脸色地往上凑。
酒吞想勾勾嘴角却发现自己笑不出来。
茨木不傻,他反而更清楚这一切。
但茨木倔,倔得要命,认准了什么撞死了也不会回头。
酒吞伸手轻柔地理着一旁熟睡的茨木的头发,在茨木的额上印下一吻,抱着他也睡了过去。
罢了,倔就倔吧,本大爷宠着。

六.
酒吞一天天地长大,茨木却一天天地消瘦下去了。
这是轮回付出的代价。
茨木的身体早被轮回掏空,剩下的也仅仅是一具骨架,他骨架再大也早已不如以前强壮,白衬衫内的身体纤细又单薄,瘦弱得让酒吞心颤。
活下来的永远是最痛苦的,因为记忆不会饶恕他们,在时间的流逝中苦不堪言。
酒吞他其实是恨的,他恨自己一个人把茨木留在原地,他向来是舍不得茨木受苦的,被他放在心尖尖宝贝的妖怪,却因为自己的离去受尽了各种苦难,谁都不愿意。
“茨木,你还要追随我几世?”
“挚友,吾当然想一直追随你。”
“你还能追随我几世?”
“就……这一世吧。”
酒吞笑了,他拥茨木入怀,“也好。”
我也舍不得你再寻下去了。
就这一世吧,这一世完了,我们就散。
但我一定会记得你,记得有这样一个妖怪,无论是友情还是爱情,永远没有离开过。
茨木,我爱你。

老觉得睡早了辜负这个假期。눈_눈
闲得做个簪子。
不码字是因为没灵感(ಥ_ಥ)。

饥饿游戏的粮怎么这么少,说真的我不挑食的,但我要被饿死了。(ಥ_ಥ)
我想大概应该我自己产产粮安慰一下我自己,可我觉得我完全不是很会写那种欧美的……唉,说起来都是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