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 at me

【有饥饿游戏同人文的请私我,我要被饿死了】
老萌些冷cp,至今为了不被饿死,自己产粮,但产的粮总不够自己塞牙缝(ಥ_ಥ)。
喜欢我的人都叫我甘哥!个别喜欢我的叫我狗子。
cp大乱炖,杂食动物,同框皆cp,啥都吃。但我不吃伏黛卧槽太魔性了(ಥ_ಥ)
个人介绍会不定时更新,或许以后你们会看到比正文还长的个人简介。

【星熊童子×桃花妖】花开(下)

拉个郎配,星熊童子是 @魔性小王子 太太的人设,我觉得那个俺很萌啊!于是就想写个关于他的同人,然后又想给他配个萌妹子,还是绑定奶,就觉得挺配的_(:з」∠)_
写得不好见谅。可能ooc_(:з」∠)_
有一点酒茨,但不多,就不打tag了。
有上下两章,基本都是小甜饼,不虐的。
【一口气发完了哈哈哈٩( 'ω' )و 】
.
五.
妖怪一般是不需要换衣服的,翻来覆去也就那几件衣服,但是爱美的女妖怪都会去商店买一件适合自己的衣服。
最近连茨木童子和酒吞童子都买了新衣服。
星熊童子想了想,桃花好像也就那一件衣服,从来没换过。
干脆给她买件衣服吧,他翻出了自己的小金库,却发现离买下那件衣服还有一定的距离。星熊童子捧着自己的小猪存钱罐发愁。看来该去接点任务了啊……
想到桃花穿上新衣服的样子,他突然就有了斗志!
为了衣服!加油!
六.
“星熊星熊!你看我!你看我!”桃花妖穿着新买的衣服,踩着高高的木屐哒哒哒地跑向星熊童子。
她兴冲冲地跑到星熊童子的面前,大大的眼睛里似乎有着星星,“你看啊!我的新衣服!好看吗?!”桃花妖说着在星熊童子的面前转了一圈。
星熊童子看着她,脸有些泛红,他挠挠脸,不好意思地说,“俺觉得你什么衣服都好看。”
桃花妖听见这话脸也红了,她害羞地笑笑,又扭头低下看看自己身后的裙摆,花瓣的裙摆是她最喜欢的地方。
“晴明……晴明大人说,你最近拼命做任务,就是为了给我买这件衣服。”
桃花低着头,柔柔地说道,“我啊,很喜欢这条裙子。”
“所以我马上就换上了。”
“那个……”她的眼神闪烁,“你是第一个看到的呢……”
星熊童子愣愣地看着她。
桃花妖抬头,与他对视,甜甜地笑了一下,“你看看,我也有角了!跟你那个一模一样哟!”她指指自己头上的两个小角角。
星熊童子猛地单手捂住脸,心里崩溃地想,天呐!可爱死了!
他的心脏砰砰直跳,他想,没救了,好喜欢她。
七.
这天下午,星熊童子回到大江山,茨木和酒吞正在喝酒。
星熊童子一个大老爷们一边对着手指一边羞涩地问道,“那个你们,你们都是怎么表白的啊?”
“哈?”酒吞一脸你在开玩笑,他撑着头指指茨木,“你不是天天看着的吗。”
茨木:“挚友!打一架!支配我的身体!”
酒吞平静地看着星熊,道,“就这样。”
星熊童子:“……”
“不过我说啊。”酒吞一边喝着酒一边道,“你要是真的喜欢,怎么表白都可以。”
“说实话,无论你说什么,那个小桃花都会全盘接受。”
“真心喜欢你的人,你怎么表白她都会愿意的。”
酒吞看着茨木,虽然没有笑但眼神专注,“茨木从未真正意义上地对我告白。”
“但无论他告白还是不,本大爷都愿意跟他在一起。”
星熊童子想了想,点了点头。
八.
“那个……明天是人类的夏日祭,你想去看看焰火吗?”星熊童子帮桃花妖提着药包和零食,与桃花妖一同在街上散着步。
“好啊好啊,我还没过过人类的节日呢。”桃花妖开心地说道。
“那俺明天晚上来你寮门前等你。”星熊童子将手中的东西递给门口来接东西的犬神,一边对桃花妖道。
桃花妖嗯嗯地点着头,在门口笑着对他挥挥手,转身进了寮里。
啊啊啊!她答应了!星熊童子表面没有表情,内心却已经起飞。干得漂亮,星熊童子!
九.
“星熊!我们去哪玩啊?!”桃花妖穿着浴衣,头上带着面具,一手挂着手袋一手拿着苹果糖兴高采烈地问。她的头发高高地挽起,露出了雪白的脖子。
星熊童子眼神飘忽,啊呀,这真是。“你想要金鱼吗?”
“金鱼?!就是惠比寿爷爷的那个?!”桃花妖眼里放光。
“额,样子是一样的,就是没有那么大。”星熊童子挠挠头。
“要!”
星熊童子的手动了动,最终下定决心,握住了桃花妖的手,他面无表情地说,“夏日祭人多,你拉着俺的手,别走丟了。”
桃花妖愣了愣,笑着握紧了星熊童子的手,“嗯!”
星熊童子脸上也带上了笑意,心里也没有那么紧张了。
十.
“扑通!”
“啊,好可惜。”桃花妖看着自己手上的破网,有些沮丧,这是第五个网了,“好难。”
“老板,再要一个网。”星熊童子对着一旁的老板说。
“不用了,我捞不起来。”桃花妖扯了扯星熊童子的衣角。
星熊童子将新的纸网递给她,认真道,“能捞起来的。”
桃花妖抿了抿唇,蹲下身,准备继续捞,身后一个温暖的身体贴近,她的手被星熊童子握住,她听见后面低沉的声音这样说,“轻轻地靠近,然后不要停留太久,提!”
桃花妖下意识地提起,然后又被那只手带着将网中的鱼放入鱼缸中。
她愣愣地看着鱼缸里的金鱼,脸上通红。老板将小鱼缸递给桃花妖,她傻傻地接过,看着身后的星熊童子。
星熊童子对她笑,“太好了,抓到了呢。”
桃花妖想,是啊,太好了。
十一.
星熊童子和桃花牵着手,他们顺着人流,缓缓地往看烟花的地方走。
他们都没说话,但是内心被一种感情充斥着,他们知道那是什么,又不是很清楚。彼此之间的气氛并不尴尬,有什么将他们连在了一起,轻轻浅浅的,又不容忽视。
“桃花。”星熊童子轻轻地开口了。
“嗯?”桃花妖低着头缓缓走,手被紧紧握住。
“我……”星熊童子深吸一口气,紧张得连口头禅都不见了。
“嘭嘭嘭!”
天空中五彩缤纷的光芒突然炸裂,焰火不断地冲上天空,然后炸开。那句我喜欢你淹没在了剧烈的爆炸声中。
星熊童子有些沮丧,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的……
突然,耳边传来温热的气息,桃花妖的声音柔柔地传来,“我也是……”
星熊童子震惊地看着她,他不由地加大了声音道,“我喜欢你!”
桃花妖笑着,“我也是!”
接着就是一个用力的拥抱。
啊啊,能遇到你真是太好了。
.
“在她对俺说我也是的时候,俺觉得好像一瞬间花就开了。”
酒吞嘲笑道,“原来你也能说出这种话来。”
星熊童子想,那么美丽的妖怪,可不是花开了吗?

【星熊童子×桃花妖】花开(上)

拉个郎配,星熊童子是 @魔性小王子 太太的人设,我觉得那个俺很萌啊!于是就想写个关于他的同人,然后又想给他配个萌妹子,还是绑定奶,就觉得挺配的_(:з」∠)_
写得不好见谅。可能ooc_(:з」∠)_
有一点酒茨,但不多,就不打tag了。
有上下两章,基本都是小甜饼,不虐的。

.
一.
“你看啊,你又受伤了。”桃花妖有些生气。
星熊摸摸头,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打架,受伤,这似乎早已成了他的日常。
他看着气鼓鼓给自己包扎的桃花妖,脸有些红,但是他喜欢她关心自己的样子,特别可爱。
星熊童子经常会来这里包扎,他很早之前就遇见桃花妖了,当时她被一群妖怪包围,她又是一个武力值不高的妖怪,显然打不过那群妖怪。
星熊童子正在去给酒吞买酒,看到那一群妖怪欺负一个治疗型妖怪,顿时不开心了。
他想起酒吞和茨木,顿时更生气了。
于是他冲过去就是一顿揍,虽然自己受了点伤,但是还是把那群妖怪给揍趴了。
小花妖看着他,一点一点地挪了过来,“那个……谢谢你救了我,你受伤了,我来帮你包扎一下吧。”
小花妖以为这样一个凶神恶煞的妖怪应该很不好接触。结果没想到这个妖怪嘴一咧,笑道,“好啊,俺受伤一直是金熊那家伙帮忙呢。”
桃花妖愣愣地看着他,一脸懵逼,长这么凶神恶煞怎么会是……这样一个妖怪啊?
“你叫什么名字啊?”
“桃花,我是桃花变的妖怪。”
“哦,怪不得。”
.
“嘶!”星熊童子突然抽了一口凉气,绷带突然绷紧勒得伤口生疼。
“想什么呢!我跟你说的你究竟听见没有啊!”桃花生气地说。
“听见了!听见了!俺听见了!”星熊童子忙说。
“那我刚刚说了什么?”
“……”
“哼!”绷带勒紧。
“啊啊啊啊啊啊!对不起!”

二.
桃花妖住在安倍晴明的阴阳寮里帮寮里的其他式神疗伤,她每天的生活不过是浇浇花,观观战,顺便再帮他们疗疗伤。
她撑着头发呆,星熊童子这几天都没来找她呢。应该是没有受伤吧,可是就算没有受伤平时也会来找自己的啊……
她用树枝在地上画了一个简易的星熊图案,嘟囔道:“给你治疗完了就跑了。”她在图案上画了一个猪鼻子,“哼!忘恩负义的家伙!”
“哎呀呀,刚刚听到他们说大江山那边妖怪突然和人类打起来了呢!”
桃花妖猛地抬头,“什么?”
姑获鸟抱着救出来的孩子,道,“那边还死了好多人类和妖怪呢,一个妖怪把他的孩子托付给我就……”
“嘭!”门被狠狠地推开,姑获鸟看着桃花妖的背影,翅膀轻轻抵着嘴唇,“话还没说完呢……”
桃花妖冲到大江山,此时这里只剩一片废墟,到处都是尸体。
她穿越过重重尸体,焦急地寻找,最终在一颗树下找到了她想找的人。
“星熊!星熊!你醒醒啊!”桃花妖不断地用力量治疗着星熊童子,她低着头,大滴大滴的眼泪不断地从眼中滴落,她哭得伤心,焦急和恐惧将她包围。桃花妖小小的身体不断地颤抖着,她已经精疲力尽了,但是她不能停下。
“你不能死。”桃花妖哽咽着。
“……别哭。”星熊童子睁开眼,声音嘶哑,“你哭得俺心里发疼。”
桃花妖惊喜地看着他,星熊童子突然笑了,“俺没事。”
他起身,缓缓地将桃花妖拥入怀中,伤口因为桃花妖的治疗已经不流血了,只是凝固的血让他的伤看起来特别吓人,他只是虚弱,伤口也疼得要死,“你一直都很厉害。”
“所以俺不会死。”
桃花将脸埋在他的胸口,浑身因为刚才的恐惧而颤抖,她听见星熊童子说。
“别哭。”


桃花妖生气了,在那生死一线的一天后,她就不理星熊童子了,给星熊童子包扎伤口时,星熊童子向她搭话也不理,星熊童子来找她也不见,在路上碰见了,也是转身就走,留下抬手想打招呼的星熊童子傻愣愣地举着手。
“唉……”星熊童子叹口气,趴在桌子上喝闷酒。
然而他对面的酒吞却不怎么欢迎他,“喂,你到底怎么了。”
这星熊当了好几天的电灯泡了,天天坐在那里喝酒叹气,影响他支配茨木的身体。
“桃花生俺气了。”星熊童子满脸愁容,“俺可怎么办啊?老子从来没哄过人。”
酒吞斜了一眼他,前风流倜傥●花花公子●百女斩●吞嗤笑一声,眼中出现了鄙视的神情,“这都不会,要你何用?”
“……”星熊童子。
“看在你帮本大爷用玄铁修婚房的份上,我告诉你怎么做。”酒吞高高在上地俯视着星熊童子,传授着哄人大法。
星熊童子终于明白了,酒吞大江山鬼王还真不是浪得虚名。作为一名手下败将,星熊童子表示深深地服气。
“俺知道了。”星熊拿起自己的棒槌准备去见桃花,走到半路,想了想,又把手上的棒槌放了回去,去花店买了束花。
前风流倜傥●花花公子●百女斩●吞表示。
【女孩子,都是喜欢花的,只要是美丽的东西她们都喜欢】
星熊小心翼翼地捧着一盆小菊花,一脸严肃地往桃花妖的住处走去。
他想,要是桃花妖这次还不理他,他就在她门口坐到她理他为止。


“桃花!桃花!俺错了,你原谅俺吧!”
我才不要这么轻易地原谅你呢!桃花妖气鼓鼓地想。
“桃花,俺给你带了礼物。”
礼物!桃花妖想了想,不,她才不会因为一个礼物而动摇呢。
“桃花,我知道是俺不对,俺不该受伤惹你哭。”
星熊童子在下面等得忐忑,酒吞说要坚持不懈,女孩子都是容易心软的。他看着手里的菊花,一脸的纠结。
这咋还不出来呢。
他想起桃花妖哭的样子,叹口气,算了,继续等吧,让她哭成那样确实是他的不对。
他没有再说话,只是站在原地,盯着手里的菊花发呆。
怎么没声音了?桃花想,这么容易就放弃了吗?
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走到窗边,悄悄地看。她看见星熊童子双手捧着一盆小雏菊,与之不符的是他严肃的表情,看起来特别地傻,还很有喜感。
“你在那里干什么呢?”
星熊童子抬起头来道,“俺在想你呢。”
桃花妖脸上一红,道,“说谎!你明明在发呆。”
星熊童子也不说话了,他只是将手中的花举起来,“送给你。”
桃花妖看着他的傻样,终于噗嗤一声笑出来,她笑得眼睛弯弯的,偏着头道,“傻子。”
星熊童子想,真好看。
“你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

我觉得……杜甫草堂不适合我……还……唉算了,一言难尽。

我的天呐!杨洋要演叶修了!
卧槽!我****************************************!*********!************!***********!!****!!*********!!**************!***************!【哔——】

【酒茨】轮回

要是有灵感应该还有续篇(๑•ี_เ•ี๑)。续篇的话应该就是一些小甜饼啊之类的。
背景是福利院吞和轮回茨,现代。
恩,自己之前的更文计划里的酒茨hhhhh居然其他存稿比较多的没写先写了这个。
写出来的也是断断续续的,大家请不要嫌弃。
可能ooc。
内有玻璃渣,慎入。

一.
男人总是喜欢跟着他,从六岁开始便是这样。酒吞本以为自己这样的怪人是不会被领养的,他脾气暴躁。在领养人的眼里,他便是那些即使长大了也不成气候的人,不懂事的孩子谁会要啊?没人会要。然而有一天男人突然出现在福利院门口,他少了一只手,眼神锐利,气势强大,酒吞的内心突然一阵悸动。男人向他看了过来,对着身旁的校长指了指酒吞,再接着便是被男人领养回了家。
“喂,你为什么要领养我啊!”
男人顿了一下,道,“吾来便是为了挚友。”
“你挚友和我有什么关系?”
“汝便是吾挚友。”
酒吞抬头看着他,眼睛眯起,“本大爷就是本大爷,不是你挚友。”
男人张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是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最后还是沉默了。良久低沉的声音才从头顶传来。
“走吧,回家。”
酒吞没有说话,只是面无表情地拉住男人的手。他想,既然领养了本大爷,那本大爷便是你的唯一。
“喂,你叫什么名字啊?”
“茨木,吾名茨木。”

二.
春去秋来,酒吞与茨木已经度过了好几个年头,他本以为茨木会受不了自己,然而却没想到男人对照顾他简直称得上得心应手。
“茨木。”
“恩?”正在炒饭的茨木转过头来看向他,一脸疑惑。
“你以前是不是经常照顾别人啊?”酒吞问。
“没有照顾别人,只有挚友。”
酒吞突然皱起眉,他跑过去,抬头问道,“你挚友到底是谁啊!”
“就是你啊。”茨木自然而然地答道。
你把本大爷当做了谁?酒吞眼里满是怒火,他想质问茨木,内心却又觉得不该。他愤怒得想把茨木口中的挚友撕烂,他想要将这个人据为己有。
酒吞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看着自己的抽屉,那里有一把枪,是茨木送给他的,他又摸了摸自己手上的链子,上面是一个长相奇怪的葫芦,葫芦上长着一张嘴,看着有些狰狞。
他不知道为什么茨木要送给他这些,但是每次茨木送的礼物明明都是第一次看见,却熟悉得像用了很多年。
他从小老是会梦见一个白色的背影,但是那个背影从未回过头,他想要那个背影留下,然而他什么也抓不住,甚至连那破碎的衣角也是。
酒吞很烦躁,“我究竟忘了什么?”
“我要想起来什么?”
不知道。
这些他都不知道。

三.
“茨木本大爷不想上学。”
“挚友头脑聪明,冷静睿智,上学是难不倒你的。”
酒吞皱着眉,他虽抗拒这个称呼最后还是接受了,自欺欺人也好,茨木现在只有他,所以他不愿让茨木困扰,“上学当然难不住本大爷,但是本大爷根本不想跟班上那群弱智沟通!”
茨木皱着眉,似乎在纠结。
酒吞却突然恍了一下神,茨木的身上明明穿的是白色衬衫,他却看见了茨木身上的战甲。那一瞬间,茨木的身影似乎和另一个身影重叠了一下。
他的头上长出了角,脚下的铃铛在“叮——叮——”地响。
“挚友?挚友!”
酒吞突然回过神。
茨木关心地问道,“怎么了?”
酒吞看着他,眼神复杂,“……没什么。”
“那挚友不想去就不去吧。”

四.
酒吞不知道一份感情变质的原因是什么,但是他却知道自己对茨木的感情变质了,或者说从一开始他就是那种想法。
他想要和茨木在一起。
不是亲人,而是爱人的那种。
这个想法从小时开始萌芽,经历了多年到了现在已经连挽回的余地也没有了。
但是茨木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从一开始的躲闪,到现在根本就不出现在他的面前,男人不跟着他了。
酒吞由着他躲了两个星期,又两个星期,但是他终于忍不下去了,他知道茨木一直都在,那种感觉如影随形,但茨木总是不会出现在他的眼前。
酒吞坐在天台上,手中摆弄着茨木送他的手枪。
“茨木。”酒吞撑着头,不急不缓地道,“本大爷知道你在这里,你要是不出来我便一枪一枪地往我脑袋开,谁都不知道子弹在哪个卡槽。”
银色的左轮手枪被他装上一颗子弹,枪口对着自己的脑袋,手指渐渐收紧。
下一秒,他被紧紧地抱住,手中的枪因为冲力而飞得很远。酒吞笑了,这人连一枪也不舍得让他冒险。
他站着,男人蹲着,他瘦小,男人高大,酒吞看着眼前的白发,不经意间竟吐出了一个名字,“茨木童子。”
抱着他的男人身躯一震,低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挚友……”
酒吞突然皱起了眉,梦中的那个白发身影终于变得清晰,他似笑非笑语气似是嘲讽,“这样……也太荒谬了吧……”
太荒谬了,为什么是茨木……
他从来舍不得茨木受苦,然而茨木所忍受的痛苦竟然全部来自与他,这不荒谬什么才荒谬?
“挚友……”
“蠢货。”酒吞伸手抚上茨木的头,心疼得不得了,他不知道是在骂茨木还是他自己,“蠢货。”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最开始自己对茨木说自己不是他挚友的时候茨木没有反驳。
因为第一次轮回的时候他与茨木因为挚友这个问题大吵一架。他以为挚友是他们两个之间的第三者,以为自己是一个替代品,却不知道自己一直在生自己的气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茨木照顾他照顾得得心应手。
因为茨木照顾了他几十个轮回。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那把手枪会熟悉了。
因为某一次轮回的时候他跟他说,“本大爷要这个世界最厉害的武器。”
这个傻子就带了把枪回来。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茨木会离开。
因为茨木害怕。
这个傻子轮回了这么多次终于懂得了什么叫做害怕。
他害怕自己会喜欢上他,他害怕自己想起一切来会厌恶他,他害怕自己与他连朋友都做不成。
大江山的鬼王在临死前都未掉过一滴泪,此时此刻却难过得不能自己,眼泪不断地低落在茨木的肩上,却死死地按住茨木不准他抬头。
“茨木啊……”
“挚友?”
“你真他妈是个傻子啊。”

五.
从那一天起,酒吞总是会想起许多事情。
比如第一次轮回,茨木不知道人类的小孩是不能喝酒的,他与自己喝了个痛快,而第二天自己就进医院了。
比如茨木不知道人类的婴儿要吃奶的,把他饿得一直哭却又不知道怎么办。
比如第三世,他已经是个大人了,对茨木的一举一动都抱有着警惕,这傻子却依旧如缺心眼一般,看不懂人脸色地往上凑。
酒吞想勾勾嘴角却发现自己笑不出来。
茨木不傻,他反而更清楚这一切。
但茨木倔,倔得要命,认准了什么撞死了也不会回头。
酒吞伸手轻柔地理着一旁熟睡的茨木的头发,在茨木的额上印下一吻,抱着他也睡了过去。
罢了,倔就倔吧,本大爷宠着。

六.
酒吞一天天地长大,茨木却一天天地消瘦下去了。
这是轮回付出的代价。
茨木的身体早被轮回掏空,剩下的也仅仅是一具骨架,他骨架再大也早已不如以前强壮,白衬衫内的身体纤细又单薄,瘦弱得让酒吞心颤。
活下来的永远是最痛苦的,因为记忆不会饶恕他们,在时间的流逝中苦不堪言。
酒吞他其实是恨的,他恨自己一个人把茨木留在原地,他向来是舍不得茨木受苦的,被他放在心尖尖宝贝的妖怪,却因为自己的离去受尽了各种苦难,谁都不愿意。
“茨木,你还要追随我几世?”
“挚友,吾当然想一直追随你。”
“你还能追随我几世?”
“就……这一世吧。”
酒吞笑了,他拥茨木入怀,“也好。”
我也舍不得你再寻下去了。
就这一世吧,这一世完了,我们就散。
但我一定会记得你,记得有这样一个妖怪,无论是友情还是爱情,永远没有离开过。
茨木,我爱你。

老觉得睡早了辜负这个假期。눈_눈
闲得做个簪子。
不码字是因为没灵感(ಥ_ಥ)。

饥饿游戏的粮怎么这么少,说真的我不挑食的,但我要被饿死了。(ಥ_ಥ)
我想大概应该我自己产产粮安慰一下我自己,可我觉得我完全不是很会写那种欧美的……唉,说起来都是泪啊。

明天级要高考了,感觉这三年过得比什么都快,说着倒数着从几百天到几十天再到几天,感觉就是一个数字的变化。
时间真是过得太快了。
我依旧没追到我喜欢的人,但收获了很多的友谊。
感觉真正到了考试的那一天,你剩下的,只有从容面对,只有坦然。
所有的结果都是你自己所做的,那么就要坦然地去面对他,即使再不堪。
感谢那些曾爱过我的人,曾祝福我的人,曾帮助我的人,曾支持我的人,因为有了你们,我才会变得更乐观,变得更好。
希望大家在追逐梦想的道路上,永不迷路。

这个暑假更文的计划

恩,现在有两篇还是三篇文在存稿,基本上是小短篇,可能综合一下也就三四章这样子,最长估计也不过十。
暂定的是
《信徒》主cp荒×一目连,副cp刀灯也有可能是灯刀(因为偶尔也觉得青行灯蛮攻气的,没有肉所以也没有分)
由于不了解荒到底是什么所以还是当他是妖怪写的。
……

片段——
他缓缓打量着在前面领路的青年,这是一位神明。这个结果让他有些惊讶,最开始见到这个青年的时候他以为是一个人类,然而后来却感受到了青年身上的能量波动,这个力量他无比熟悉,曾经作为神使的他不可能认错,这是一位神明才拥有的信仰之力。
他打量了一下这个神殿,看得出曾经的华丽与精致,只是久未维修,虽然干净却也过于残破。如此落魄的神明……
他突然对这个神好奇起来。
“你是这里的神?”
“对的。”
“管理什么?”
一阵微风突然刮起,将荒身上的樱花瓣吹走,走在前方的青年轻轻笑道,“掌管的风,我是这里的风神,一目连。”
……

《冥界记事》阎魔×判官
片段——
桌上的案件被吹得一团乱,未处理的和处理了的混在了一起。阎魔遮住嘴轻笑,这下可要重新整理了。她默默地看着判官的表情,想,生气了?还是没有?
判官停顿了几秒,又默不作声地整理起了案件,仿佛一切都没发生。
过了一会儿,他又张了张嘴,“阎魔大人……”你是不是……想要个孩子?
“嗯?”
他表情呆滞,顿了顿,嘴巴又闭上了。面上的表情反而有些慌张,接着又低垂着头,继续整理起了案件。
阎魔看着他,眯了眯眼,笑道,“呆子。”

……

还有一篇酒茨的,暂定,因为存稿还只有一点点所以……
这个发不发是个问题,还没定哈哈哈哈哈哈_(:з」∠)_。

【狗崽】自私与大义

瞎jb乱写,额完全是处于一个突然的脑洞,结果写得非常艰难。
ooc,有雷,慎入。

大天狗陷入了沉睡。
在一次任务中,他被变异体的粘液感染,那个变异体的粘液的作用,就是陷入沉睡然后梦见想要的东西。但事实上这种东西对异能者威胁很小的,r级异能者会沉睡一天,sr级的异能者需要一小时,而ssr级异能者就更短了。但大天狗,已经睡了十天了,而且一点要清醒的迹象也没有。
妖狐焦躁的抓了抓自己乱糟糟的头发,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问一旁的花鸟卷,“他为什么还不醒?”
他已经好几天没睡觉了,真是搞笑,一个躺在床上酣然大睡一个却熬了好几天夜。
“我跟你说过了,这个梦对身体一点影响都没有,但是只要沉睡者不愿意醒来他就不会醒!”花鸟卷翻了个白眼,第n次重复这句话。“他梦见了什么让他不愿意醒来的东西,所以即使自欺欺人都要沉溺在梦里。”
你到底梦到了什么?异能者都知道那是假的,为什么还不愿意醒来?你不是喜欢自欺欺人的人啊……
妖狐撑着头,看着床上大天狗安静的睡颜,静静地想着一些事情。
他跟大天狗谈了三年的恋爱,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异能者的寿命很长,三年不过是他们生命中的沧海一粟,但对他们来说这三年又仿佛被拉长了一般,记忆犹新。最开始在一起想的是未来无论怎样,他们都要在一起,直到生命结束。然而事实是,不过三年。
而现在是,他们分手后的一个月。
妖狐勉强地勾勾嘴角,最后又无力地放下。
他笑不出来。
.
“你为什么要冲上去?再晚一秒你会死的!”妖狐满脸怒气地质问着他,“明明你可以不用去!阎魔速度比你快多了她去更加保险你为什么要冲进去!”
大天狗沉默地低头做着手中的事情,一言不发。而梦中的大天狗却看到了妖狐眼中的恐惧,他在害怕。害怕什么此时已经不言而喻。
梦中的大天狗想走上去抱住他,然而他不能。他只能看着妖狐失望地闭眼,缓缓地转身会房间。
后来的几次事故让他们的关系恶化,然而从前的他对于这种事一直都是沉默。
梦中的大天狗心中有些酸楚,他心疼妖狐,同时也愤恨自己。
他躺在一边,心道,回去吧,快回去吧,他的妖狐在梦外,梦中的他再如何想弥补也无济于事。
大天狗睁开眼。
梦醒了。
.
“舍得醒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妖狐……”大天狗叫出了声音的主人的名字,语气温柔。
“……”对方只是沉默,大天狗却知道他生气了,而且气得不轻。
“对不起。”
“梦见什么了?”妖狐问道。
大天狗闭了闭眼,叹息道:“梦见了你……”
“我梦到了我们的曾经,所以我可以再一次看看你。我本不想多做停留,我只是想再看看你,你躲我好久了。”
“可是我发现了每一次你的神情都是我不曾看到的,所以我想多了解了解你的心情。”
妖狐没有说话,心情?他心里一片疲惫,没有什么心情了,都过去了,何必?
“妖狐,对不起……”这是他第二次说这句话。即使他们都知道,对不起什么用都没有。
“你不用对我说对不起,你没有对不起我什么。”妖狐坐在阴影里,大天狗看不清他的表情,却能看见那双冰冷的金眸。“其实我们本来就不合适,你的大义我从来都不懂,我的喜好你也从来不了解,分开本来就毫无悬念。你活得自律规范,我喜欢随心所欲。这两个从来都不是能够融洽相处的。”
妖狐永远记得那一天,大天狗刚冲进基地营救幸存者的时候,“嘭”的一声,基地爆炸了,他的心顿时凉了,直到大天狗再一次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也依旧浑身冰冷。这件事彻底压垮了他,他没有办法不介意这种事情。
太过无私会让亲密的人受到伤害,然而大天狗从来都不知道。
“我是个自私的人,我完全不想在跟你在一起了。”
“不会了。”大天狗对着妖狐笑,“我不会再不顾你的想法了。我真的很后悔,妖狐。我本不应该有后悔这种情绪的,但是这一次我真的后悔了。”
“我以为沉默能让你不生气,但我没能理解你的关心与无奈。你希望我能改变,但我却一直固执着。我不会再那样做了,我要好好活着啊,我还没跟你过够我怎么可以就这么死了。”
我跟你才过了短短三年,好不容易在一起,怎么也给过个一辈子才算够本啊。
“我爱你,妖狐。”
妖狐怔了怔,张张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一向沉默寡言的大天狗说了这么多话,而能言善辩的他如今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要怎么回答?他不知道,说自己有多委屈?太过矫情,他从不喜欢把自己的弱点暴露在别人面前。他本来就放不下他,他也依旧还爱着大天狗,但再一次在一起又能做什么,像以前一样若即若离?他自嘲地笑了一声,饶了他吧,这真是太可怕了。
“其实你刚刚说的有些不准确,我知道你的喜好。”大天狗拉住妖狐的手,紧紧地握着,妖狐的手指冰冷,大天狗手包裹着暖着妖狐的手指。
“你怕冷,冬天总喜欢团成一团,喜欢我给你暖手,喜欢吃热热的东西。喜欢睡懒觉,喜欢晒太阳。你喜欢吃肉不喜欢吃青菜,喜欢一切美丽的东西……”
“妖狐,我爱你,我们回到从前吧。”大天狗站起来,紧紧抱住了妖狐,他的脸埋在妖狐的颈窝,温热的呼吸打在妖狐的脖颈上。
良久,他听见妖狐说,“我不要跟你回到过去。”
大天狗的心凉了半截,他只是加重了手中的力度,表情失落。
下一秒,妖狐的手环上了他的背。
“但我可以同意跟你在一起,创造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