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 at me

就是……那个……嘿嘿嘿嘿想开个车,就……开个青夜的车你们觉得怎么样?那个……主要是……我不知道怎么发车。那些大佬们发肉都是怎么发的呀?目前还不是很清楚那种要怎么发。其实夜青的肉也想写,就是前几天睡觉前脑子里突然闪过骚叉的细腰,和极品臀,我就……啊……我的天呐……好色气。😂😂

我觉得我应该坚定一点!把饥饿那篇压了很久箱底的同人写完!(烟)
啊!可是当初背景越写越大玩脱了!!!(崩溃)
嗯,思考一下怎么把他改小一点,毕竟文笔有限(沧桑烟)

【狗崽】斯莱特林的找球手(hp背景)

哈哈哈哈哈哈写了一点很有趣的突然从脑海里蹦出来的情节,背景是hp,写的斯莱特林风光无限的找球手大天狗迷上了斯莱特林的追球手妖狐后发生的一些状况。
可能会接着写一些同系列的搞笑小故事,接下来可能会写酒茨。当然狗崽的也会继续写hhhhh希望大家喜欢。
搞笑向,ooc严重,慎入。
…………………………………………………………………………………………

“我觉得斯莱特林的妖狐绝对有媚娃血统。”大天狗一本正经地跟自己的院长黑晴明说:“他长得太勾人了,我每次与他对视我都紧张到控制不住自己。”
黑晴明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的学生兼曾经的部下,“所以你今天捉金色飞贼的时候因为与他对视就撞到鬼飞球上了?!”
黑晴明十分形象地表现了什么叫做内心操你妈表面笑哈哈。
大天狗一脸严肃地指出:“不是跟他对视。”
“那是什么?”
“我在他击球的那一瞬间产生了幻觉。”大天狗说。
黑晴明瞬间表情严肃起来,问道:“是不是有人对你施了魔法?”
大天狗摇头,认真地说:“他击球的那一瞬间我感觉他打过来的鬼飞球是对我的爱。”
“那你他妈怎么没有把他对你的爱全部接住?!”接住那些沉重又让人疼痛的爱还能让你在圣芒戈呆个好几天,顺便让医生看看你的脑子里是不是全tm是些芨芨草。黑晴明气得甚至想亲自表达一下他对大天狗的爱意。他当初为什么会收下这样一个愚蠢至极的部下!
“我觉得在还未表达心意前应该更矜持一点,所以我只接了一个。”大天狗面无表情的脸上居然出现了一丝红晕。
黑晴明被他气得直翻白眼,心想你要是全接住就好了。但黑晴明是个非常称职的院长,他呵呵道:“那你下次准备还这么做啰?”
“不。”大天狗否认,这下让黑晴明好歹松了口气,下一秒他听见大天狗说,“下次我一定全接住。”
黑晴明:“……”
你tm是个找球手啊!找球手啊!cnm!
即使被气到爆炸,黑晴明作为一个牛逼哄哄的院长还是机智地解决了这个问题,他把大天狗安排成了追球手,虽然大天狗表示他拒绝把妖狐打给他的球打回去,但是黑晴明说:你不觉得互相交流感情比单方面接受爱意要更好吗?大天狗一想,欣然接受。
回来一段时间,妖狐发现学院的找球手变成了青行灯,而七年级的级长大天狗,曾经一度光辉的找球手变成了跟自己一样的追球手,并且每次都用充满“杀意”的眼神注视着他,这让他毛骨悚然,然后场场超常发挥。
妖狐表示,没看见级长眼中,“你他妈要是打不过去你就死定了”的意思吗?!
于是美好的误会就这么开始了。

【夜青夜】和尚(完)

emmm……应该是完了,不过有没有番外还说不定,因为目前有想写的……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时间再把它写出来了……
真的很短_(:з」∠)_
不过总算是赶到十二点之前发出来了😂
……………………………………………………………………………………

又一次,他被咒语束缚住,和尚坐在他身边念经,熟悉的疼痛席卷而来身上的每一处都没有放过,他疼得冷汗直冒却还是嚣张地笑着,他说:和尚,我一点也不后悔。
他说:他们想杀你就要拿命换。
这一次他没有再咬牙强忍,他说:和尚,我疼。
他说:和尚,我疼……
和尚的眉头渐渐皱紧,嘴上的咒语却没有停。他便一直讲:和尚,我疼。似乎这样便不疼了一般。
最后一个咒文落下,那折磨着他的痛终于消失。他瘫在地上疼得满是是汗,神志不清,汗未干,风一吹便冷得狠,他心里苦涩地想,这和尚对自己怕是一点喜欢也无。温暖突然将他包围,和尚用自己宽大的衣袍将他包裹,紧紧拥他入怀。
他听见和尚叹息了一声,和尚说:夜叉,你身上的罪孽如此之多,要如何同我入轮回?
他笑了,道:我不入轮回。
他说:我等你,等你轮回归来我便去找你。
和尚垂眼看他,叹息到:倒是贫僧便记不得你了。
和尚拥着他,声音清冷却又不失柔和:这样你吃亏,不妥。
和尚说:贫僧再想想,再想想……
他躺在和尚怀里,汲取着和尚身上的温暖,他问:和尚,你若是破了戒会怎样?
和尚答道:并不会如何。
他问:那你可破了戒?
和尚说:破了,与你相恋便是破了戒。
听到这个答案他终于开心地笑了,他轻轻地勾住和尚的手指,心满意足地睡去。
见他睡熟了,和尚的脸上突然一白,白色的头发从发根开始变成了紫色然后开始蔓延。和尚的脸上也出现了红色的妖纹,他忍住异变带来的疼痛,死死地咬住牙,不吭声。
他垂眼凝视着腿上的妖怪,嘴角勾起似有若无的笑。
这是他为夜叉承担罪恶的代价,但是一如当初他救他一样,他依旧是不悔

今天争取把最后一章发上来,短小星人表示感觉应该合并成一章

要疯,保存的那一瞬间点错了,它问是否保存我点到了不保存,存稿全没了,让我死吧。
【虽然存稿没多少,但是手残星人打字慢,好歹码了个半小时】

【夜青夜】和尚(二)

由于本人也不知道攻受,所以就表一个这样,虽然最开始个人偏向于青夜但是后来写着写着觉得夜青也不错,再者我没写肉,所以更不知道谁攻谁受了。大家自己看吧,我觉得互攻也不错的_(:з」∠)_😂😂
………………………………………………………………………………………………

他说十年,却不知道仅仅三年他就把自己赔了进去。他许下诺言的时候丝毫不懂,时间是多么可怕的东西。他觉得和尚有趣,和尚又总是不说话,所以他对和尚就更是好奇。他总是忍不住地去关注和尚,又不断地去探索他的一切。和尚修佛,不饮酒,他却想看他醉了是什么样子,于是他想了个法子,在香炉里参了点醉酒仙,这个东西一闻就如同喝了酒一般会让人涌上醉意,他本以为和尚不会中招却发现和尚对他一点防备也没有。
和尚一直端坐在那里,他以为和尚没醉,却发现和尚有些不对劲。
他试探地问了一下:和尚,你在干什么呢?
和尚双眼有些发直,连话也说不利索:贫僧……在……念经文。
他突然笑出声,他知道和尚醉了,于是他说:和尚,本大爷教你经文如何?
和尚说:好。
他想了想说:这篇经文就两个字,你一直念就好了。
和尚点点头表示明白,问:什么字。
他说:夜叉。
和尚便看着他,一遍又一遍地念着他的名字,和尚的声音很好听,温润又不失威严,吐字清楚。他本是想逗弄和尚,却不想他却沉迷在了和尚念的“经文”中。
很久没有人这样叫过他的名字,他看着和尚认真地念他名字,那颗他从未感受到跳动的心脏如今发了疯似的,跳得特别用力特别快。他的脸突然红了,他双手捂住脸,心里暴动,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快慢下来!心跳却不受他控制,越跳越快。他想叫和尚停下,却又舍不得他停下。他盯着和尚,突然凑近吻住了和尚的唇,暴躁的心里突然沉静下来。安静多了,他想。良久,他的唇离开了和尚的,心里却又开始暴动,他懊恼地看着和尚,想:完了!栽了!
他才发现,由恨到爱,也是那么的简单。

【夜青夜】和尚(一)

由于本人也不知道攻受,所以就表一个这样,虽然最开始个人偏向于青夜但是后来写着写着觉得夜青也不错,再者我没写肉,所以更不知道谁攻谁受了。大家自己看吧,我觉得互攻也不错的_(:з」∠)_😂😂
………………………………………………………………………………………………

第一次,他杀光了一个村庄的人,离去时却被一个和尚制服,和尚在一旁念咒,钻心的疼痛从身体各处传来,他死死地咬着牙,吧所有的哀嚎都咽下,通红的双眼狠狠地盯着眼前的人类,他说:你一定会死在本大爷手里。
和尚不回答,只是念着经,眼中的淡然让他愤怒却又无可奈何。和尚怕他到处作恶,于是将他束缚在身边,和尚去哪他便去哪,心不甘,情也不愿。
开始他想尽一切办法想着杀死这个人,却在无数次失败中放弃,他想:人类的寿命何其短暂,无非就是几十年或许更短。他便也不再浪费力气,他杀不死和尚,也逃不了,于是便跟着和尚。他随着和尚走过千千万万里路,看着他为人超度也为妖超度,为人惩妖也为妖惩人。他不由地从讨厌中萌生了一些对这个和尚的兴趣,他一个人总是觉得太无聊,但和尚对他的嘲讽又什么反应也没有,又时还会被噎得半死,气到不行。
他从开始的冷嘲热讽到偶尔问几句,从远离到靠近,一切都在缓缓进行着。他万万没想到和尚会舍身救他,他得罪的人多妖怪更多,他得罪的人很少从他的手下逃过,他得罪的妖却有不少能力强劲的。他靠在树上,腹部破了一个大洞,但他是妖怪,这伤虽然重了些但并不致命,只是和尚却差点连心都被剜出来。他似笑非笑地凑近和尚,看着他俊美又苍白的脸和布满血污的白发,说:和尚,本大爷现在杀死你,你会不会后悔救我?
这和尚一向有问必答,他也便坐在和尚面前,等待着和尚的答案。他想:不后悔那就是傻子。
和尚脸上依旧是平静,他平静地看着他,平静地回答:不悔。
夜叉看着他,表情冷下来,他拿着他的三叉戟,抵在和尚心脏的那里道:本大爷再问你一次,你后不后悔,你若是说后悔,本大爷就放过你。
和尚脸上毫无波动:贫僧不后悔。
夜叉突然笑了:为什么你不说后悔?
和尚道:出家人不打诳语。
夜叉收起他的三叉戟,倒在地上,突然笑了起来,他说:和尚,介于你救了本大爷一命,本大爷便护你十年,十年一到便互不相欠。
和尚不说话,他昏迷了。

应届高三党们从开始一定要好好学习啊,复读真的_(:з」∠)_太鸡巴苦了,我都没有时间吸我家坤了(ಥ_ಥ)。
本人就是因为高三太浪如今被高四折磨得要死要活,字都没时间码哦日!

【酒茨】大江山杂说(番外)

丧得睡不着,所以想写点温馨的东西试着调节一下,讲的是回去了以后的生活吧,很短。不过写出来的似乎也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甜,不过应该也勉勉强强地算一个小甜饼了吧。
自我感觉蛮ooc的。😂
……………………………………………………………………

“茨木?”酒吞睡眼朦胧地起身却发现枕边人不见了,朦胧的脑袋顿时清醒,他没有穿外衣便拉开门去找茨木。他并不着急,因为他知道茨木在哪。
自从他俩从结束了轮回又从梦中走出来时晴明就另外给他俩安排了一个院子,院子里也只有他和茨木两个妖怪倒是清净了不少。
他的脚步很轻,清晨的水雾包裹着他有些凉。背后因昨夜激烈的性事留下的抓痕因为风吹过有些许的不适,但酒吞没有在意,其实这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妖怪的愈合力本来就很强,睡一觉就应该没有了,他只是不希望抓痕消失得那么快,因为这样才能提醒他茨木依旧在自己身边。
“叮——叮——”
这是茨木脚上铃铛的声音,酒吞吐出一口气,果然在这里。
“茨木。”
白发妖怪有些惊讶地回头,“挚友?”
“是吾吵醒……”
“不是你,是本大爷自己醒了。”酒吞倚在房子的木柱上,有些慵懒地问,“你在干什么呢茨木?”
茨木蹲在水池边低垂着头不语,白色的头发遮住了他的眼睛,但酒吞能感受到他情绪不高。酒吞皱了皱眉,他走近茨木,弯下腰,将他额前的发抚到后面。凝视着那双眼睛,那双无数次他凝视与被凝视的眼,酒吞突然觉得一些情绪在胸腔里发酵,有些酸涩又有些甜。茨木的症状不是才出现,而是从梦中醒来他就常常会这样。
“怎么了,茨木?”他问。
茨木看着他,脸色苍白,从轮回回来他的身体就不好,曾经那么强壮的身体如今却太过于单薄。
“挚友,吾怎会被梦魇住呢?吾为何……”茨木紧皱着眉,似乎被什么东西缠住无法挣脱。是的,他被梦魇困住,那些回忆即使早已远去却依旧伴随着噩梦,将他紧紧缠绕,那些恐惧令他无法挣脱。酒吞知道那是什么,他甚至想都不用想,他伸手轻抚着茨木的脸,问:“你忘不了?”
茨木皱着眉道:“是。”
酒吞坐下将他拉入怀中,湖边水气本来就重,太凉了,虽然妖怪的身体强健,但如今如此单薄的茨木让他忍不住想多疼疼他。
“依旧是本大爷死去的样子?”
“是……”茨木垂下眼帘。
酒吞嗤笑一声,他双手捧着茨木的脸,笑着问,“本大爷的头让你如此害怕?”
“不……”
“茨木。”酒吞突然打断茨木想说的话,认真道,“本大爷很强。”
“可……”
“那个人类本来杀不了本大爷。”他的拇指轻轻磨蹭着茨木的脸颊,似乎在安抚,那双一向锐利的金眸此时却那么柔和,“只要你一直在我身边,我就不会出事。”
他亲吻着茨木的眼,接着是鼻尖,最后落在那柔软的唇上。他们很少用如此温柔缠绵的方式接吻,他们往往是激烈地,不知疲倦的,连做|爱都如同切磋。
“挚友……”
“茨木,有一句话本大爷本来觉得没有讲的必要。”酒吞温柔地亲吻着茨木的额,情欲油然而生,如这清晨的雾,丝丝缕缕将他们包围。
“挚,挚友?”茨木紧紧地抱住他,将臀部微微抬起方便酒吞的进入。
“但本大爷现在改变注意了。”他吻着茨木的脖颈,低低地笑道。“我爱你。”
茨木猛地睁大眼睛,更激烈的快感猛然传来。
“吾……”
他们紧紧相拥,之间的爱意将他们包围,温柔缱绻。
“吾亦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