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 at me

cp大乱炖,杂食动物,同框皆cp,啥都吃

【喻黄】love me like you do(娱乐圈背景小甜饼,一发完)

本来想写肉的,但是我根本就不会写肉,写得我整个人都非常羞耻而且觉得写得很差劲还是不发了,要是……想看……可以私信我orz,虽然我真的觉得写得很烂。
小甜饼,大家放心看。可能ooc。

夜晚的公园由于天气渐渐变冷人渐渐少了起来,直到一个人也没有。黄少天静静地坐在长椅上,看着公园里的钟默默地等待着公园里音乐喷泉的开启,这或许是他最安静的时候。
接着,他有些无聊了,他看着公园里的钟,嘴里读着秒。
1、2、3……
喻文州……这个名字一直在他的脑海里回荡,黄少天嘴里读着秒,心里却在默念着这个名字。
56、57、58……
喻文州……喻文州……喻文州……
他念着念着渐渐地咧开嘴笑了,心里乐滋滋的,这个名字怎么这么好听呀!他想着那个温柔的男人,温柔地叫着【少天,少天】
怎么连叫自己的名字也怎么好听呢。
十年前的他怎么也没有想过自己会找一个圈内人谈恋爱,还是个男人,十年后的今天一切都变得理所当然。
那个人是和自己一起出道的,同一家公司,但两个人的交集却很少,直到后来他们俩都出了名,一个是著名歌星一个是影帝,但出名的他们此时也没有交集,直到喻文州演了一部电影,而他则需要唱电影的主题曲,从那天开始两条平行线有了交集。
再后发现相处起来很愉快,他很喜欢喻文州那样的人也很崇拜他,于是便经常去找喻文州玩,结果发现喻文州就住自己楼上,而且是才搬进来的。于是两人的交往便愈加密切,直到后来发现自己的情感不对劲的时候一切都来不及了。他本来想躲一整子,等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却不想喻文州直接找到了他,以一种不容拒绝的强势的姿态对他表白了。当时大概感觉中了大奖,被砸傻了。
然后就在一起到现在,五年了。
黄少天盯着钟,啊!最后一分钟了!
.
喻文州拖着行李,嘴角带着微笑,然而打开家门的时候却发现家里并没有人。他出去拍戏拍了一个月,本来想给自己恋人一个惊喜,现在回来人却不在,这么晚了,少天去哪了呢。
喻文州沉思着,突然想到了一个地方,中央公园,少天最喜欢那里的音乐喷泉了。
这样想着,喻文州将行李放在门边,关上门转身就走。
.
3、2、1!
音乐响起,喷泉喷射而出,“喔吼!”黄少天欢呼一声,冲向了喷泉里面,在水柱里面跑来跑去!
他想起原来喻文州也是跟着自己一起在这里面穿来穿去的,最后淋得一身都是水,两人脸上却都是笑着的。
唉,文州啊,我有点想你了。
他这样想着转身,却发现温泉外有个人影,他的心突然开始狂跳起来,这么晚了,会是谁呢?
这样想着,黄少天啪啪啪地往喷泉外围跑,此时最外层的那一圈水柱消失了,黄少天直愣愣地与喷泉外的喻文州撞个正着,他愣了愣,看着对方熟悉的笑容自己咧开嘴笑了。他本想冲出去却被突然冲高的喷泉所隔绝。
黄少天愣了下,马上笑开,在里面对着外面喊。
“喻文州!”
“恩。”
“喻文州!喻文州!”
“恩少天。”
“喻文州!喻文州!喻文州!”黄少天兴冲冲地叫着这个名字,眼神明亮,眼睛笑得弯弯的,在喷泉里面跑来跑去。
喻文州笑得无奈,问道,“怎么了少天?”
“喻文州!喻文州!喻文州!我好喜欢你啊喻文州!”
喻文州愣了一下,柔和地笑了,“我也是少天。”
黄少天的套头衫湿透了,只见他一脸茫然,将手放在而后呈收音状,“你说什么?”
喻文州无奈地笑笑,他的腿向前跨了一大步,接着他跑了起来。他冲进喷泉里,一把拉住撒欢的黄少天,低头吻住了他。
【我说我也是】
【我说我爱你】
【我说最让我心动的是你,黄少天】
他吻得动情,心中被一种东西胀得满满的,他想,那便是爱吧……
他想,他或许再也不会这样喜欢一个人了。
就这个人,一切都已经美满了。
喷泉又换了个样式,此时已经是最后一首歌了。
【You're the light, you're the night】
你是我生命中的光芒和黑暗
【You're the color of my blood】
你就像我的血液 令我的生命充满动力
【you're the cure, you're the pain】
你是我的解药 同时也是我的痛苦来源
【You're the only thing I wanna touch】
你是唯一我最想要靠近的美好事物
【Never knew that it could mean so much】
从没想过这一切意味著这麼多
【So much】
这么多
他们吻的难舍难分,水柱升起又落下,溅起一地破碎的水花,两人不怕被淋得浑身湿透,只是肆意地触碰着对方,感受着对方,感受着这份爱带来的喜悦与感动。
【You're the fear, I don't care】
你令我感到畏惧 但我不在乎
【'Cause I've never been so high】
因为我从来都未曾如此兴奋过
【Follow me to the night】
跟随著我步入夜晚
【Let me take you pass our satellites】
让我带领你逃离众人的目光
【Even see the world you brought to life】
甚至让你目睹你为我世界带来的生命力
【To life】
生生不息的生命力
他们抵着对方的额头,同时笑了,他们想起晚会上肆意的逃跑,自由地呼吸着外面清新的空气,享受着短暂的自由与轻松。
他们对视着,眼中都是同样的情绪和热情。不知道谁先凑近的,却同样默契地又一次纠缠在一起。
【So love me like you do】
所以诚实表达出你的感受吧
【Lo-lo-love me like you do】
爱我就像你心里想的那样
【Love me like you do】
爱我就像你心里想的那样
【Lo-lo-love me like you do】
爱我就像你心里想的那样
【Touch me like you do】
触摸我就像你有多麼想要
【To-to-touch me like you do】
触摸我 坦然面对你的感受吧
【What do you waiting for】
你还在等什麼
伴随着最后一个音符落下,最后一个水柱也落下了。
黄少爷看着喻文州,笑得狡黠,他做出口型,“what do you wait for.”
喻文州眼神深邃,他勾起一个要命的笑容,拉起黄少天的手,往家的方向跑去。
不能等了,一秒也不可以。

恩,准备写一些关于这个故事的小剧场。_(:з」∠)_

赌【荒×一目连】(一发完)

啊啊啊啊!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些什么!就!是!很想写这种情况啊啊啊!!!
因为是很久以前按照荒的传记写的所以与漫画有些不符,还有我至今也没有搞清楚荒是人还是神还是妖怪,于是……当做妖怪来写的。
有ooc吧大概,_(:з」∠)_,感觉写得挺乱的,别介意。

……………………………………………………………………………………………
荒看着祭献出自己一只眼睛的一目连,眼神动容。那些不堪的回忆却如同海水将他淹没,这也是神明吗?神明不应该是冰冷的吗?
【神明啊!求求您……】
【救救我……】
被海水淹没前的少年抽泣着,被身后的人不断地往前推。
【求求您救救我……】少年的身影被海水淹没,同时也淹没了身后的人类。
当他被海水淹没的时候,他的神明呢,又在哪?
为何没有和风神一样的神明来守护自己。
“你守护他们,那谁又来守护你?”荒质问到。
他的内心在刺痛,当初的自己守护着人类,可最终又有谁来拯救自己呢。
一目连躺在角落,他有些失力,但那双眼睛依旧充满着温柔的力量。
“没有人来守护我,当我成为风神的时候就早已有了这样的觉悟。”
“神是没有人能够守护的。”
【你会被人类所抛弃的。】
【同我一样】
荒看着他,话却没有说出口。
那样温暖坚固的保护,他也想拥有。
“打个赌吧。”他道。
一目连疑惑地看着荒。
“如果那群人类在这场灾难后还能记得你,信仰你,祭拜你,那么我的一切你都可以拿走,做什么都可以。”
荒伸手,手指将一目连缠绕在右眼的绷带勾散,露出那只没有眼球的眼睛,黑洞洞的眼眶看起来有些渗人。
“同样,若是我输了,你可以随意差遣我。”
“我为何要和你赌?”一目连问道。
“因为,我可能会掀起另一个灾难。连同这里的一切,都会被我毁掉。”
荒看着一目连,“而如此虚弱的你,没有阻挡的力量。”
没有愤怒,似乎是看穿了一切,一目连平静地看着荒,道,“好,我和你赌。”
.
“当初你为何要和我赌?”荒垂眼问道,“我的身上除了力量一无所有,而你也不需要力量。”
一目连笑了,“那个赌本来就不是合理的。”
“我知道你不可能伤害人类,我之所以跟你赌,是因为我知道你迷路了。”
一目连伸出手,食指指尖轻轻地触碰到荒心脏的位置,“我知道,你这里是暖的。”
“一眼就看出来了。”
荒怔怔地看着他,问道,“你……为什么会看出来。”
“眼神。”一目连微笑,“你看我的样子。”
“似乎是透过我看到了谁。”一目连手往上移,荒闭上眼,温热的指尖轻轻地抚上他的眼睛,“那样的担忧和不忍似乎预料到了什么。”
“我啊,好歹是个神明,对于自己未来的遭遇是会有预感的。”
“从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你是个善良的人。”
荒睁开眼沉默地看着他,缓缓开口了,“我不是一个善良的人,只有你。”只有你是不同的。
“我只是想要拥有你而已。”
只有你是暖的,我太冷了,自从被海水包围的那一天就是冷的,你的身上太温暖,所以我拼命地想要从你的身上摄取温度,哪怕一点点也好。
看出我的想法的你,却依旧笑着对我敞开怀抱,任凭我肆意的汲取温暖。
我是个小偷。
“在之前我就有预感,献祭后我便会忍受孤独与寂寞,可能是十年可能是百年都会被这种孤寂包围。”
“但是你出现了,所以我这百年时间里都没有被孤寂折磨。”一目连认真地看着荒,笑得眼睛弯弯的,他的声音轻柔又郑重,“谢谢你,荒。”
荒眼眶有些发红但没有眼泪,最终他用力地抱紧一目连,声音低沉又沙哑,“我才是。”
“谢谢你,连。”

………………………………………………………………………………………………
就是很想写,【你保护他们,那谁又来保护你?!】
我啊啊啊我来保护!我爱连连一辈子!!!!第一个ssr是连连真是太幸福了!(ಥ_ಥ)
估计后面会写阎魔×判官,作为本绯昼寮被阎魔大人光顾的回礼!
【连连!连连!】疯狂打call!
他有辣——么好!

沉迷【狗崽】(一发完)

实在是想不出名字了只能随便取一个
私设挺多的,也有ooc,望见谅。

【妖狐大人有什么喜欢的人吗?】少女羞涩地问道。
“有的。”男子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一举一动都优雅得不可思议,少女不由得频频偷看,脸颊通红。
【能让妖狐大人喜欢的人,一定是个非常优秀的人吧。】少女如是说着,【一定,与妖狐大人一样美。】
“不。”妖狐表情淡淡的,双眼似乎望到了更遥远的地方,“是个比我要漂亮多了的人。”
是个,比我要耀眼得多的男人。

“这次真是多亏了妖狐大人,要不是他你就要被嫁去了。”
“赶快走吧,离开了这里就不用在担心了。”
“父亲,妖狐大人会怎么样?”
“妖狐大人神通广大一定不会有事的。”
……
大天狗坐在树上手中拿着笛子,黑色的翅膀收在身后。他看着地上的这家人,听着他们的谈话,金色的瞳孔里突然有些波动。
妖狐……
.
京都里正热热闹闹地举行着婚礼,美艳的新娘坐在神轿上,红绸遮住了她的身形。然而人们却不知道,神轿中央的新娘早已换掉了,不是人类,而是一个妖怪,一个力量强大的妖怪。
妖狐坐在神轿上,他低垂着眉眼,若有所思。
突然天空暗了下来,在下一瞬间,一阵飓风吹开了红绸,两人视线相触,同是金色的眼眸中,一个冷漠,一个惊讶。
妖狐定定地看着风暴中头发被吹乱的大天狗,眼中有些讶异。他的障眼法瞒得住普通的人类却瞒不住眼前的大天狗。
大天狗眼中似乎隐隐有些无奈,最终黑色的翅膀一振,又掀起一阵更强的风暴,四周的人们都睁不开眼。
风暴渐渐平息,众人发现,本应在神轿上的新娘已不见踪影。
.
“大人!新,新娘被妖怪抓走了!”
“什么?!追回来啊!”
“是,是大天狗大人!”
“那,那便算了吧,不过一个女人而已。”
.
而另一边被掳走的“新娘”正坐在大天狗的庭院里逗鱼玩。
“这样真的好吗?”妖狐垂眼看着池塘中的锦鲤,不咸不淡地问道,“大天狗大人做出这样的事,不是与您心中的大义背道而驰吗?”
大天狗不住声,他只是沉默地看着妖狐,眼神复杂。
没有听到回应的妖狐也不在意,只是伸手,指尖在水里搅了搅,水面泛起波纹,惊动了水中的鱼。“您之前的风评一直都不错,这次做出这种事情,您之前的努力都付之东流了。”
“……”
“如果您把我送回去,现在一切都……唔”
大天狗重重地吻上妖狐的唇,妖狐并没有反抗,反而开始回应起了这个带着怒气的吻,仿佛在安抚,又仿佛在撩拨。啊啊,这个大妖怪生气了,真可爱,妖狐闭着双眼如此想着,脸上隐隐带着笑意。
良久唇分,看着一脸愉悦的妖狐大天狗皱起了眉。妖狐笑了,双手勾住大天狗的脖颈,凑得极近,“生气了?”
“你要嫁给别人?”
“只是帮别人一个忙而已,又不是真的。”
“一个人类不会把我怎样的。”
妖狐定定地看着他,金色的眼中全是漫不经心。
“真想知道你有没有心。”大天狗面无表情,眼里是妖狐看不懂的复杂。
妖狐只是笑没有回话。
“你到底要怎样才满足?”大天狗皱着眉认真地问道,“明明所有的事情你都知道。”
“'我喜欢你这件事情你不可能不清楚。”
“你为什么还是不懂?”
妖狐笑得灿烂,“我懂啊,我只是喜欢看你为我生气的样子。”
他抱紧大天狗,听见大天狗耳边无奈的叹息,金色的双眼里充满着疯狂。
他喜欢他吗?答案是肯定的,妖狐一直都知道,大天狗喜欢他,喜欢得不得了,可是还不够。
妖狐抱着大天狗,脸上的笑容诡异,还不够啊,你还没有爱我到无法自拔,你还没有像我这样,这样不公平。
我如此沉迷于你,你又怎么可以置身事外。
.
后来
大天狗同酒吞喝着酒,两人都没有说话,良久,酒吞才问道,“你同你家那位怎么样了?听说前几天还要嫁人?”当时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酒吞幸开心地笑了,眼中满是幸灾乐祸,叫你平时总嘲讽我还不下手。
大天狗短促地笑了一声,淡道,“还是原来那样,那个妖怪性格太恶劣,又缺乏安全感,虽然不至于杀死我但总是干出各种事情来试探我,想要触碰我的底线。”
“不过这种事情多了反而渐渐习惯了。”大天狗喝了一口酒,道,“他既然喜欢,那我就陪他耗一辈子。”
“妖怪的时间比人类要漫长太多了,人类的生命短暂耗不起,我却是耗得起的。”
酒吞没有说话,只是嗤笑一声,意味不明。
end

有人说我后面这段太突兀了,所以来来解释一下,后面这段是自己想到的,觉得很带感所以加了一下,大家可以单独看。
主要是想交代一下崽性格的由来,没别的意思。

妖狐从小便跟母亲呆在一起,母亲是个美丽的狐妖,而父亲……
他与父亲相见的次数屈指可数。
后来父亲流恋于外面的温柔乡,母亲则变得愈来愈疯狂,再也看不到原来温柔美丽的样子,而妖狐毫无办法。
最后,母亲把父亲杀了,妖狐冷眼看着自己的母亲杀死了那个花心的男人,那双带着鲜血的双手抚上了妖狐的脸,那是妖狐第一次闻到鲜血的味道,母亲的手冰凉,而鲜血却是温热的。妖狐看着母亲癫狂地笑着对自己说,“记住,不要痴迷于一个人,当你爱上她她也爱你的时候,你便把他杀了。”
“把他杀了他就是永远爱你的。”
“我明白了。”于是,母亲死在了他的风刃下,妖狐的金眸里一片冰冷,癫狂的母亲从未对他有过爱,连给予丈夫的一点点也不愿意分给他,“这样你也是爱我的,对吗?”妖狐笑得温柔又优雅,与他母亲原来的样子一模一样,只是眼中再也没有温度。

哈哈哈哈哈,学校门口酸奶店的一只可爱的蓝猫,那天去看他老板说在睡觉,我俩一看都乐了。

摸鱼
随手涂了个姑获鸟,也不知道看不看得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我既然砸不中你为什么要出现在我面前两次!
啊啊啊啊啊!我还押的你!不甘心啊!
yys改版以后真是越来越难砸了!砸个减速冻结的大天狗为什么就这么难!😭

晚上摸个茨木草图
我的图层栏找不到了!卧槽!

我大概,有点想开个车。。。
写还是不写这是个问题(눈_눈)

摸个鱼,大概(๑˙ー˙๑)

【酒茨】讲故事(酒吞视角)

“茨木大人,茨木大人!晴明大人说他的故事讲完了,你给我们讲讲故事吧!”莹草一手拿着自己的蒲公英,一手抓住茨木童子的衣角,身后跟着一堆小式神一脸期待地望着他。
“啊?吾的故事?吾并无什么故事可讲的,不如汝找青行灯,她是专业的?”茨木挠挠头,一脸茫然地看着这些小式神。他的故事?这么多年平淡枯燥的生活有时候真是不知道能讲些什么。
“可是,可是!我们就想听听您和酒吞大人的故事!”
“唔,吾与挚友也没有什么故事可以将,不过挚友过去的事迹倒是可以给汝略讲一二。”茨木脸上突然有了笑意,“挚友当初的风华当真是绝世无双!你们可要听?”
茨木看着面前一堆星星眼并且不断点着头的小式神,咧开嘴笑了笑,“那汝就都到樱花树下坐下吧。”
……
酒吞侧躺在门前的走廊上,头发并未束起而是随意地垂落,他穿着松松垮垮的浴衣,慵懒地看着院子里精神满满的茨木,表情有些无奈,明明昨天晚上才……也罢,他其实喜欢茨木这样元气满满的样子。
其实第一次见茨木的时候茨木还是一个少年,而自己却已经成为鬼王多年,那个小鬼一脸认真地要求和自己打一架,结局自然是少年被他狠狠的修理了一顿。从此他就开始追随自己,十年,百年,期间有不少手下背叛,逆反,想要自己身下鬼王之位的数不胜数,而这个看起来脑子有问题的人却从未离开过。
酒吞眯了眯眼睛,脑海里浮现出当初这个妖怪的样子,一头卷卷的白发,金色的妖眸中却比什么都要清澈干净,面容俊美得让人心惊。第一眼见到的时候还在想,这种妖怪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然而在交手之后却明了了,啊,原来这样矮小的身躯下还隐藏这这样一份可怕的力量,所以他忍不住开口了。
“喂,小鬼,要不要做本大爷的手下。”
“诶?那吾与汝便是挚友了?”
“什么挚友,你只是本大爷的手下!”
“好的好的!挚友!”
酒吞皱起眉,对此颇为头疼,于是这个该死的称呼便从那个时候遗留下来了,有一段时间看着茨木念起这个称呼就想把他扔出去看门!
谁他妈要当你挚友了!
……
【茨木大人!茨木大人!那您的手是怎么回事啊?】
【这个就要从挚友给吾安排了一个任务开始说起了!当初吾要去杀一个人,结果却技不如人被那人砍下一只手,不过最后吾又把它取回来了,顺便还炼成了地狱之手!吾友真是有先见之明啊,连这都为我想到了。】
【真不愧是鬼王大人……】
……
什么跟什么啊。酒吞狠狠地皱起眉,要是说起这件事真是他当初最后悔给茨木安排发一个任务,当初安排给他无非是想一个弱小的人类,应该也不会对茨木造成什么威胁,谁知道……
“挚友,抱歉,吾未完成任务,吾实在是惭愧。”茨木捂着自己血淋淋的右手,表情却对自己的手臂毫不在意,反而关心的是任务。
当时的酒吞气得浑身发抖,牙齿打颤,他咬牙切齿道,“蠢货!谁他妈要你牺牲手臂完成任务!”
茨木一脸惋惜与悔过,丝毫没有因为自己失去了一条手臂而难过,酒吞看着他空荡荡的袖子,内心觉得空了一块,又止不住地疼。
他妈的!真是他妈的!该死!
从此他再未给茨木安排什么任务,只是让他陪在自己身边,无事切磋切磋或者喝点酒。
他不知道自己对茨木的感情是什么时候变的质,但他意识到的时候却知道一定不能对茨木说,如果不想英年早逝的话。
因为说了,他估计会被茨木的挚友论活活气死!
酒吞端起面前的酒喝了一口,看着樱花树下的茨木,嘴角抽搐,他不由地在心里面暗叹,习惯了,都习惯了……真是的这都说些什么呀,怎么什么乱七八糟地都在夸!
……
【那时的挚友,为了体恤下属,每次划拳都故意输掉!这样才不会让我们都喝醉!】
【哇!】
其实是真的赢不了,他的内心其实超想赢的。
【而且啊!挚友为了给下属发奖励,每次跟手下去同一个地方的时候都要专门绕远路!】
【哇!鬼王大人真是一个好人呢!】
其实是因为自己真的迷路了……
酒吞无力扶额,我是应该为我在你心中有这么美好的误会而开心吗?
他又喝了一口酒,似乎有些醉了,但鬼王其实是很难喝醉的。
他与茨木都死过一次,醒来的时候以为是梦,不过清醒后却知道,这都是真的。
当初的他委婉地向茨木表达心意,然而茨木就是一木头,年轻的鬼王在找到红叶演出一套戏后却依旧没有成效,气得吐血的他叫茨木滚后就再也没有去见过茨木。
“喂,你这样真的好吗?”红叶坐在一旁,看着不停喝着酒的酒吞,挑了挑眉。
“我说,要不你直说试试,最多再被气一次,反正你被他气得也不少。”
“况且,他一心一意只有你,不可能再去找其他人,这与恋人又有何不同?”
鬼王沉默地喝着酒,心里暗叹道,终究还是不同的……
而在此第二天,他便中了人类的诡计,被人砍下了头颅,死前还在想,如果早知道连你最后一面都见不到我就不赶你走了……
他不知为何,在死后并未立即离去,于是他往外面飘,想看看茨木,然而茨木,早已被无数具尸体埋葬。那些尸体上都有着茨木地狱之手造成的伤痕,这些数量众多的敌人都是他消灭的吗?如果被他知道自己还是死了该有多难过啊。
原来你一直守在门口么……
怎么不早说?
早说我就能来看看你了啊,小鬼……
你怎么总是这么任性?
你要我如何是好啊……
……
“挚友……挚友?”
酒吞回过神,看着上方俯下身的茨木,这个人,从少年长成了这样一副成熟的模样,面孔也愈加精致了,只有那一双眼睛……那一双金色的眼睛,还是初识那样,干净,澄澈。
“茨木……”
“挚友是在想什么重要的事情吗?怎么表情如此严肃?”茨木坐在一边,疑惑地看着撑着头侧躺的酒吞。
“本大爷有没有对你说过这样一句话”
酒吞抬眼轻飘飘地看了茨木一眼,然而茨木却因为他的举动而紧张起来。
“什,什么话?”正襟危坐。
“呵呵呵……”酒吞看他的样子,低沉的笑声不由地泄露出来,“我有没有对你说过。”
“你真的很蠢。”
“……没有”茨木有些失落地看着地上,道,“吾知道吾不聪……”
“但是……”酒吞打断了茨木的话,笑容突然变得有些邪意,“本大爷依旧喜欢你,恋人的那种。”
茨木愣了愣,看着酒吞,良久才脸颊微红道,“我也是。”

作者:
瞎jb乱写,有些私设,其实我只看过大概的大江山退治和罗生门之鬼orz。
不要较真,就看着乐呵乐呵就好,作者今天乐呵乐呵上英语课结果抽了一只一目连,所以作者决定以后上英语课划水都抽符。
好孩子不要模仿,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对了!突然想起没有交代他俩为啥会复活,主要是作者懒,大晚上脑洞来了马上码字就忘了,恩,大概就是平行空间这样,被晴明召唤出来了,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