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 at me

大家要是多给我留言我会很开心的。
【拐弯抹角暗示】

【酒茨】轮回

要是有灵感应该还有续篇(๑•ี_เ•ี๑)。续篇的话应该就是一些小甜饼啊之类的。
背景是福利院吞和轮回茨,现代。
恩,自己之前的更文计划里的酒茨hhhhh居然其他存稿比较多的没写先写了这个。
写出来的也是断断续续的,大家请不要嫌弃。
可能ooc。
内有玻璃渣,慎入。

一.
男人总是喜欢跟着他,从六岁开始便是这样。酒吞本以为自己这样的怪人是不会被领养的,他脾气暴躁。在领养人的眼里,他便是那些即使长大了也不成气候的人,不懂事的孩子谁会要啊?没人会要。然而有一天男人突然出现在福利院门口,他少了一只手,眼神锐利,气势强大,酒吞的内心突然一阵悸动。男人向他看了过来,对着身旁的校长指了指酒吞,再接着便是被男人领养回了家。
“喂,你为什么要领养我啊!”
男人顿了一下,道,“吾来便是为了挚友。”
“你挚友和我有什么关系?”
“汝便是吾挚友。”
酒吞抬头看着他,眼睛眯起,“本大爷就是本大爷,不是你挚友。”
男人张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是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最后还是沉默了。良久低沉的声音才从头顶传来。
“走吧,回家。”
酒吞没有说话,只是面无表情地拉住男人的手。他想,既然领养了本大爷,那本大爷便是你的唯一。
“喂,你叫什么名字啊?”
“茨木,吾名茨木。”

二.
春去秋来,酒吞与茨木已经度过了好几个年头,他本以为茨木会受不了自己,然而却没想到男人对照顾他简直称得上得心应手。
“茨木。”
“恩?”正在炒饭的茨木转过头来看向他,一脸疑惑。
“你以前是不是经常照顾别人啊?”酒吞问。
“没有照顾别人,只有挚友。”
酒吞突然皱起眉,他跑过去,抬头问道,“你挚友到底是谁啊!”
“就是你啊。”茨木自然而然地答道。
你把本大爷当做了谁?酒吞眼里满是怒火,他想质问茨木,内心却又觉得不该。他愤怒得想把茨木口中的挚友撕烂,他想要将这个人据为己有。
酒吞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看着自己的抽屉,那里有一把枪,是茨木送给他的,他又摸了摸自己手上的链子,上面是一个长相奇怪的葫芦,葫芦上长着一张嘴,看着有些狰狞。
他不知道为什么茨木要送给他这些,但是每次茨木送的礼物明明都是第一次看见,却熟悉得像用了很多年。
他从小老是会梦见一个白色的背影,但是那个背影从未回过头,他想要那个背影留下,然而他什么也抓不住,甚至连那破碎的衣角也是。
酒吞很烦躁,“我究竟忘了什么?”
“我要想起来什么?”
不知道。
这些他都不知道。

三.
“茨木本大爷不想上学。”
“挚友头脑聪明,冷静睿智,上学是难不倒你的。”
酒吞皱着眉,他虽抗拒这个称呼最后还是接受了,自欺欺人也好,茨木现在只有他,所以他不愿让茨木困扰,“上学当然难不住本大爷,但是本大爷根本不想跟班上那群弱智沟通!”
茨木皱着眉,似乎在纠结。
酒吞却突然恍了一下神,茨木的身上明明穿的是白色衬衫,他却看见了茨木身上的战甲。那一瞬间,茨木的身影似乎和另一个身影重叠了一下。
他的头上长出了角,脚下的铃铛在“叮——叮——”地响。
“挚友?挚友!”
酒吞突然回过神。
茨木关心地问道,“怎么了?”
酒吞看着他,眼神复杂,“……没什么。”
“那挚友不想去就不去吧。”

四.
酒吞不知道一份感情变质的原因是什么,但是他却知道自己对茨木的感情变质了,或者说从一开始他就是那种想法。
他想要和茨木在一起。
不是亲人,而是爱人的那种。
这个想法从小时开始萌芽,经历了多年到了现在已经连挽回的余地也没有了。
但是茨木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从一开始的躲闪,到现在根本就不出现在他的面前,男人不跟着他了。
酒吞由着他躲了两个星期,又两个星期,但是他终于忍不下去了,他知道茨木一直都在,那种感觉如影随形,但茨木总是不会出现在他的眼前。
酒吞坐在天台上,手中摆弄着茨木送他的手枪。
“茨木。”酒吞撑着头,不急不缓地道,“本大爷知道你在这里,你要是不出来我便一枪一枪地往我脑袋开,谁都不知道子弹在哪个卡槽。”
银色的左轮手枪被他装上一颗子弹,枪口对着自己的脑袋,手指渐渐收紧。
下一秒,他被紧紧地抱住,手中的枪因为冲力而飞得很远。酒吞笑了,这人连一枪也不舍得让他冒险。
他站着,男人蹲着,他瘦小,男人高大,酒吞看着眼前的白发,不经意间竟吐出了一个名字,“茨木童子。”
抱着他的男人身躯一震,低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挚友……”
酒吞突然皱起了眉,梦中的那个白发身影终于变得清晰,他似笑非笑语气似是嘲讽,“这样……也太荒谬了吧……”
太荒谬了,为什么是茨木……
他从来舍不得茨木受苦,然而茨木所忍受的痛苦竟然全部来自与他,这不荒谬什么才荒谬?
“挚友……”
“蠢货。”酒吞伸手抚上茨木的头,心疼得不得了,他不知道是在骂茨木还是他自己,“蠢货。”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最开始自己对茨木说自己不是他挚友的时候茨木没有反驳。
因为第一次轮回的时候他与茨木因为挚友这个问题大吵一架。他以为挚友是他们两个之间的第三者,以为自己是一个替代品,却不知道自己一直在生自己的气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茨木照顾他照顾得得心应手。
因为茨木照顾了他几十个轮回。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那把手枪会熟悉了。
因为某一次轮回的时候他跟他说,“本大爷要这个世界最厉害的武器。”
这个傻子就带了把枪回来。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茨木会离开。
因为茨木害怕。
这个傻子轮回了这么多次终于懂得了什么叫做害怕。
他害怕自己会喜欢上他,他害怕自己想起一切来会厌恶他,他害怕自己与他连朋友都做不成。
大江山的鬼王在临死前都未掉过一滴泪,此时此刻却难过得不能自己,眼泪不断地低落在茨木的肩上,却死死地按住茨木不准他抬头。
“茨木啊……”
“挚友?”
“你真他妈是个傻子啊。”

五.
从那一天起,酒吞总是会想起许多事情。
比如第一次轮回,茨木不知道人类的小孩是不能喝酒的,他与自己喝了个痛快,而第二天自己就进医院了。
比如茨木不知道人类的婴儿要吃奶的,把他饿得一直哭却又不知道怎么办。
比如第三世,他已经是个大人了,对茨木的一举一动都抱有着警惕,这傻子却依旧如缺心眼一般,看不懂人脸色地往上凑。
酒吞想勾勾嘴角却发现自己笑不出来。
茨木不傻,他反而更清楚这一切。
但茨木倔,倔得要命,认准了什么撞死了也不会回头。
酒吞伸手轻柔地理着一旁熟睡的茨木的头发,在茨木的额上印下一吻,抱着他也睡了过去。
罢了,倔就倔吧,本大爷宠着。

六.
酒吞一天天地长大,茨木却一天天地消瘦下去了。
这是轮回付出的代价。
茨木的身体早被轮回掏空,剩下的也仅仅是一具骨架,他骨架再大也早已不如以前强壮,白衬衫内的身体纤细又单薄,瘦弱得让酒吞心颤。
活下来的永远是最痛苦的,因为记忆不会饶恕他们,在时间的流逝中苦不堪言。
酒吞他其实是恨的,他恨自己一个人把茨木留在原地,他向来是舍不得茨木受苦的,被他放在心尖尖宝贝的妖怪,却因为自己的离去受尽了各种苦难,谁都不愿意。
“茨木,你还要追随我几世?”
“挚友,吾当然想一直追随你。”
“你还能追随我几世?”
“就……这一世吧。”
酒吞笑了,他拥茨木入怀,“也好。”
我也舍不得你再寻下去了。
就这一世吧,这一世完了,我们就散。
但我一定会记得你,记得有这样一个妖怪,无论是友情还是爱情,永远没有离开过。
茨木,我爱你。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