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 at me

大家要是多给我留言我会很开心的。
【拐弯抹角暗示】

【酒茨】大江山杂说(下)

修修改改始终还是达不到自己想要的程度,不过也只能这样了。
依旧是有时间就写他们回去的番外_(:з」∠)_,当然不要抱太大的希望,作者拖延症……唉不说也罢。狗崽太少就不打tag了。
希望各位看官看得开心。
………………………………………………………………………………………………

“我要去找他。”
大天狗看着酒吞,“你可知如何找他?”
“他一心一意要杀那个人类,那他便只会在靠近那人类的地方。”酒吞起身,带上酒葫芦道。
“可是他肯定会伪装自己,那家伙的障眼法可是厉害得很,你如何找出他?”
酒吞背对着大天狗,嗤笑一声,“那家伙,就算是化成灰本大爷也认得。”
大天狗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浅浅地酌了一口酒,若有所思。接着他的目光放到了桌上的折扇上,他叹息一声,将折扇收好放入怀中,似乎是对待什么珍宝。
“你若是也同那茨木一样便好了,也不知道这次什么时候才愿意回来。”
“罢,你总是贪玩的。”
屋顶上的妖狐没有做声,他仰头看着月亮,眯着眼睛想:我在的时候又闷着不说话,不在的时候倒是自言自语了。
他勾了勾唇,笑了:还有几天就满月了,满月了我再回来。
.
茨木离开了大江山鬼王的身边。
他躺在简陋的屋子里,看着自己手心的铃铛出神,这是挚友亲手为他戴上的,当初的他刚失去右手,挚友一边嫌弃于他动作的笨拙,一边从他手中拿过铃铛。大江山鬼王弯下腰,单膝跪在地,面上表情淡淡眼中却是温柔的,他轻轻地将铃铛带在茨木的脚上,再若无其事地站起。茨木心动于那双眼眸中的柔和,似乎对于自己,酒吞向来都纵容。
【本大爷说过】红发妖怪凝视着他,嘴角勾起一抹邪气十足的笑【茨木,你无论强弱,以后都得呆在本大爷的身边。】
他将铃铛放在心口处,心不断地在颤动。
无论多少次回想起这些场景,他依旧觉得心悸不已。
他一边想着那个俊美的红发妖怪,一边满足地睡着了,嘴角还带着笑。
他隐隐有种预感,明天,便是一切的结束。
第二天一早,茨木便变成了黑色长发的女人的模样,他整理了一下衣服,接着便出了门。他想先观察一下府外是否有结界。他走在那个人类住处的附近,思考着突破口,却差点被迎面而来的红发男子吓傻。
挚……挚友?!
茨木想要转身就逃,但是又止住了脚步。他想,挚友应该认不出我的。
于是他硬着头皮缓缓地往前走,在与酒吞擦肩的时候他几乎屏住了呼吸。茨木继续往前,还未等他松一口气的时候他的左手被抓住了。
酒吞拉住黑发女子的手,他背对着女子,表情复杂。他轻声喊道,“茨木……”
茨木浑身一颤,想收回自己的左手却发现抽不出来。他想不通,明明发色是截然相反的黑色,角也变不见了,他与本体完全是两个样子,为什么酒吞会认出来?
“不是……认错人了……”
“本大爷还可能认不出你吗?你无论变成什么样子本大爷也认得。”
“挚友头脑冷静,聪明又强大,自然认得我……”茨木不由地开始夸赞起来。
“茨木。”酒吞打断了他的话,眼神认真,“别杀了。”
“挚友……”茨木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艰涩又沙哑,“他必须得死,无论如何他都得死。”
“不论吾怎么做,即使挚友不曾喝过那毒酒,挚友依旧会死,他必须死。”他浑身都在颤抖,那种频率似乎从相连的手传到了酒吞的心上,让他心颤。
“他必须得死!”
茨木一直在重复这句话,酒吞无法无动于衷。他转过身将茨木拥入怀中,双臂收紧,“这不是真的,茨木。”
“挚友吾知道汝不会信,但吾一直在轮回。”
“我知道,我们早就从轮回挣脱出来了,我们早就不在轮回之中了,从当初我用你送我的枪威胁你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脱离轮回了。”酒吞紧紧地抱住茨木,克制住他发抖的身体。
“不……这……”茨木有些惊慌。
“那个人类早就死了。”
“什么?!”
酒吞轻吻着他的发顶,安抚道,“你只是被梦魇住了,我来带你出去。”
“为什么那个人会死?吾还没有杀他。”
酒吞低垂眸凝视着茨木,声音很轻:“人类的寿命何其短暂,早在你我轮回之时他便老死了。”
“我本想轮回已完,带你去晴明的阴阳寮里过日子,可是你迟迟不醒。晴明告诉我你被困在梦中出不来,于是我便进入你的梦里,一次次地想带你离开。可是每当你杀了那个人类,一切都会重新开始,我也会再一次失去全部记忆重新开始。”
“那个人类是钥匙,本大爷要带你离开这里。”
茨木愣愣地埋在酒吞的胸口,他迟迟无法从酒吞的那段话中反应过来。
“挚友……”
“嗯?”酒吞感觉到茨木拉着他的小臂,仅有的一只手渐渐用力,似乎在下定决心。
他说,“带吾走吧,挚友。”
酒吞眉目渐渐柔和,他道:“好。”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