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 at me

大家要是多给我留言我会很开心的。
【拐弯抹角暗示】

【酒茨】大江山杂说(番外)

丧得睡不着,所以想写点温馨的东西试着调节一下,讲的是回去了以后的生活吧,很短。不过写出来的似乎也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甜,不过应该也勉勉强强地算一个小甜饼了吧。
自我感觉蛮ooc的。😂
……………………………………………………………………

“茨木?”酒吞睡眼朦胧地起身却发现枕边人不见了,朦胧的脑袋顿时清醒,他没有穿外衣便拉开门去找茨木。他并不着急,因为他知道茨木在哪。
自从他俩从结束了轮回又从梦中走出来时晴明就另外给他俩安排了一个院子,院子里也只有他和茨木两个妖怪倒是清净了不少。
他的脚步很轻,清晨的水雾包裹着他有些凉。背后因昨夜激烈的性事留下的抓痕因为风吹过有些许的不适,但酒吞没有在意,其实这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妖怪的愈合力本来就很强,睡一觉就应该没有了,他只是不希望抓痕消失得那么快,因为这样才能提醒他茨木依旧在自己身边。
“叮——叮——”
这是茨木脚上铃铛的声音,酒吞吐出一口气,果然在这里。
“茨木。”
白发妖怪有些惊讶地回头,“挚友?”
“是吾吵醒……”
“不是你,是本大爷自己醒了。”酒吞倚在房子的木柱上,有些慵懒地问,“你在干什么呢茨木?”
茨木蹲在水池边低垂着头不语,白色的头发遮住了他的眼睛,但酒吞能感受到他情绪不高。酒吞皱了皱眉,他走近茨木,弯下腰,将他额前的发抚到后面。凝视着那双眼睛,那双无数次他凝视与被凝视的眼,酒吞突然觉得一些情绪在胸腔里发酵,有些酸涩又有些甜。茨木的症状不是才出现,而是从梦中醒来他就常常会这样。
“怎么了,茨木?”他问。
茨木看着他,脸色苍白,从轮回回来他的身体就不好,曾经那么强壮的身体如今却太过于单薄。
“挚友,吾怎会被梦魇住呢?吾为何……”茨木紧皱着眉,似乎被什么东西缠住无法挣脱。是的,他被梦魇困住,那些回忆即使早已远去却依旧伴随着噩梦,将他紧紧缠绕,那些恐惧令他无法挣脱。酒吞知道那是什么,他甚至想都不用想,他伸手轻抚着茨木的脸,问:“你忘不了?”
茨木皱着眉道:“是。”
酒吞坐下将他拉入怀中,湖边水气本来就重,太凉了,虽然妖怪的身体强健,但如今如此单薄的茨木让他忍不住想多疼疼他。
“依旧是本大爷死去的样子?”
“是……”茨木垂下眼帘。
酒吞嗤笑一声,他双手捧着茨木的脸,笑着问,“本大爷的头让你如此害怕?”
“不……”
“茨木。”酒吞突然打断茨木想说的话,认真道,“本大爷很强。”
“可……”
“那个人类本来杀不了本大爷。”他的拇指轻轻磨蹭着茨木的脸颊,似乎在安抚,那双一向锐利的金眸此时却那么柔和,“只要你一直在我身边,我就不会出事。”
他亲吻着茨木的眼,接着是鼻尖,最后落在那柔软的唇上。他们很少用如此温柔缠绵的方式接吻,他们往往是激烈地,不知疲倦的,连做|爱都如同切磋。
“挚友……”
“茨木,有一句话本大爷本来觉得没有讲的必要。”酒吞温柔地亲吻着茨木的额,情欲油然而生,如这清晨的雾,丝丝缕缕将他们包围。
“挚,挚友?”茨木紧紧地抱住他,将臀部微微抬起方便酒吞的进入。
“但本大爷现在改变注意了。”他吻着茨木的脖颈,低低地笑道。“我爱你。”
茨木猛地睁大眼睛,更激烈的快感猛然传来。
“吾……”
他们紧紧相拥,之间的爱意将他们包围,温柔缱绻。
“吾亦是。”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