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 at me

感谢大家喜欢我的作品😂😂【我们的目标是!月更!】
(不定时失踪)cp吃得很杂,不要以为我爬墙了,我只是吃的cp太多了hhhhhhorz

【双龙】半张纸(一发完)

参考了斯特林堡的半张纸  be 多谢观看。

下午四点,年轻又英俊的房客在收拾东西,他要搬家了。事实上要收的东西基本都已经收完了,只留了一个房间,他不敢进去。可也只有那个房间里的东西才是他最该带走的东西。
他站在门前,手放在把手上站了很久。最终他深吸一口气,打开了门。
只是在他打开门的那一刻,门上有半张纸掉了下来,那是他粘的,由于太久了纸失去了黏性就掉了下来。他弯下腰将纸捡起来,看着纸的一刻脸色都变得有些惨白。
可是他没有放下,他开始认认真真地看了起来。
这是一张有着乱七八糟涂鸦的纸,上面写着一些电话号码,一些文字,什么都有。
第一个电话号码前有一个名字,叫做一目连,这是他爱人的名字,后面跟着一串电话号码也是他爱人的。这张纸其实也是他爱人给他的,在他们第一次遇见的时候。
事实上一目连最开始就是他的邻居,而他对他,一见钟情。所以并不是那么热情的他找上了门,并且带上了他自己做的手工作品送给他。
“这是给我的吗?”一目连有些惊喜地接过,“真是谢谢你。”
如他想象中的一样,这个人连说话都透着温柔。他本就不善言辞,此刻更是有些不知所措,他正准备说不用谢时,他牵来给自己打气的狗此时却有些骚动。接着,一目连的身后也窜出一条狗,两条狗顿时滚在了一起。他和一目连当时吓了一跳,正准备牵狗绳的时候,他们却发现两条狗只是在玩。
“哎呀,真是有缘。”一目连有些惊讶地说。
他点点头,“我看他们挺投缘的,要不你给我个电话,平时我们一起去遛狗?”他看起来平静,其实手心里直冒汗。
一目连看了看他,接着笑道:“可以啊,你稍等一下我去拿张纸……要不你先进来坐坐?”
他有些紧张,绷着一张脸问:“可以吗?不会打扰到你吧?”
“不会不会,没关系的。”
于是他就这样走进了他的家,带着他的狗。
那天一目连将电话给他,两人在一起聊了很久的天,最后他收到了一目连的回礼,一包他自己烤的小饼干。
他拿回家,放得坏掉了都舍不得吃。
后来一目连知道了以后哭笑不得,于是后来他每天都能吃到一目连亲手烤制的甜品。
不过那都是他们在一起以后的事情。
一目连的电话下面是另一个电话,那是一家婚戒店的电话,他们要订婚了。
“我觉得这款戒指挺好看的。”一目连指着那个册子上的一款银戒说。
“恩,好看。”
“这个呢?好像也很适合。”
“恩,好看。”
“emm……那这个呢?”
“好看的。”
一目连转过头哭笑不得地看着他:“好歹是我们两个订婚,提点建设性的意见好不好?”
他认真地看着一目连,说:“我觉得你选的都很好看。”
一目连脸有些红红的,他问道:“那,荒你有没有特别喜欢的东西呢?”
“你。”他说,“我特别喜欢你。”
一目连看着他,有些不好意思,“星星,星星你喜欢吗?”
“喜欢。”
一目连微笑着转头对服务员道:“那……请帮我们把这个包起来吧。”
于是他们的订婚戒指就是带着一颗星星花纹的银戒,他的那枚上,内侧还刻上了一目连的名字。
“我很喜欢这枚戒指。”他说。
一目连说:“我也很喜欢。”
“上面有你的名字呢。”
.
然后是教堂的电话。
他们结婚了。
虽然不被法律承认,但是他们依旧很开心,他们拥有了彼此。
“你愿意和你眼前的人共度一生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我愿意。”他看着一目连,他不知道自己脸上的表情是怎样的,但是他知道,他的心里全是认真与郑重,他已经做好了与他共度一生的准备。
“你愿意和你眼前的人共度一生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一目连看着他,将他的手握紧,一目连的脸上严肃且认真,他说:“我愿意。”
牧师慈祥地笑了,他说:“现在你们可以亲吻对方了。”
他们对视,他想笑,他似乎也笑了,只是可能会有一点傻。他的心里满是甜蜜,而与他对视的一目连似乎也是如此,他的笑容在他眼里依旧是那么好看,那种甜蜜的情绪在他们之间蔓延。
他低下头,吻住了他。
“我爱你。”
“我也是。”
.
他想着想着,脸上也带着一丝丝的笑意。
只是看到下一个电话他的脸色大变,连开始的笑意也全部变成了苍白。
那是医院的电话。
当时他们正在布置婴儿房,他们准备去领养一个宝宝。他的心里满是温柔,他的手指勾住了一目连的,接着十指相扣。他侧头看一目连,一目连也看他,他们相视一笑。他低头单手整理了一下小被子,却发现有什么东西滴在了被子上。他一看,是血。
他连忙抬头,一目连也呆呆地看着他,一目连流鼻血了。他连忙带着他到洗手间帮他止血。
他们没有在意,以为只是上火了。
接着一目连开始发烧,畏寒,浑身骨骼疼痛。他连忙将他送去医院,医院却告诉了他一个噩耗,白血病。
他快疯了,可还在寄希望于能找到匹配者。
可是没有。
找不到。
他脸色惨白地看着一目连,脸上却强挤出一个笑。一目连却握住他的手,笑道:“别怕。”
“荒,别怕。”
他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声音哑得厉害。
“不……一定会好的。”
“我们……还没……”
“孩子……要养的……”
他红着眼睛看他,将一目连的手抓得很紧,他的手颤抖得厉害。
“恩,会好的。”一目连笑着看他。
他又找了一年,还是没有匹配者。
那天晚上,一目连拉住了他,眼里依旧带着光亮。
“荒,医生说我还能活一年。”
“恩,这一年一定会找到匹配者的。”他抱着他静静地说。
“不,我不准备再呆在医院了。”一目连将他推开了一点点,看着他的眼睛道,“这么久了,我们在医院浪费了很多时间。”
“不行!你……”他激动起来,却被一目连打断。
“我想了很久,如果我没有找到的话,就要在医院里度过余生,我不愿意。”
一目连握紧他的手。
“我要跟你一起去创造更美好的回忆,哪怕只有一年。”一目连轻轻吻了吻他的唇。
“荒,我要和你幸福地过完我的余生。”
他看着一目连,不知道自己怎么开的口。
他说:“好。”
.
他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泪水滴在了纸上,他手忙脚乱地将它擦干。
他往下看,那是最后一个电话了。其他电话旁边都有着一目连的涂鸦,只有最后一个电话,那上面惨白的一片,除了黑色的号码什么都没有。
那是殡仪馆的电话。
一目连是死在他的怀里的,当时他们已经去完了他们所有想去的地方,回到了这个家里,他出去给一目连拿苹果。回来的时候,他推开门,愣愣地与一目连对视。
一目连的鼻血流个不停,他手中的苹果掉在了地上。
他连忙抱起他,送他去医院。可是在车上的时候,一目连就已经靠着他,渐渐停止了呼吸。
“荒,死亡并不是我爱你的终点。”
“我好爱你。”
“荒,谢谢……”
他抱着他,泣不成声。
他看着他被火包围,在那一刻他甚至想冲上去跟他一起葬身于火海,可是他被人拉住了。
他愣愣地看着一目连变成了一捧灰,他抱着他的骨灰盒,从此不知道何去何从。
.
他将这张纸叠好,放进了他心口处的口袋里。他在他和一目连一起选的地毯上坐了一会儿,最后打电话给了房子中介。
“您好。”他垂眸,“不好意思,这套房子我不准备卖了。”
“恩,麻烦了……”
……
他抬起头,拿起白布将家具全部遮起来。他摸了摸耳朵上的耳钉,上面的宝石是用一目连的骨灰做的。
“你说得对。”
“死亡不是我爱你的终点。”
他轻声道:“我们还没有去过海边。”
他垂眸,眼神温柔:“带你去看看,好不好?”
拉起行李箱,他走出了这个门,在关上门的那一刻他回头望了一眼,接着,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