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 at me

大家要是多给我留言我会很开心的。
【拐弯抹角暗示】

情人节黑白骨科贺文【小刀】

【被狗粮喂出的怨念产物】
【瞎jb乱写,别介意_(:з」∠)_】
【阴阳师真过分,即使有礼品也滋润不了我被虐的心。】

冷,刺骨的冷。
【月白……月白……】
低沉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很远又很近,这个声音很熟悉,但里面的情感却异常地陌生。那种悲恸的,难以自已的痛苦与绝望。
眼前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很久以后那个身影才逐渐清晰起来。
鬼使黑?你……
他想开口问他,声音却卡在了嗓子里。
鬼使黑他哭了……
鬼使白张着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鬼使黑从来到自己身边的那一天起,他从未见过他哭过。哪怕受再重的伤,多么刻骨的痛也没有流过一滴泪。在自己面前的鬼使黑永远都是快乐的,可靠的。而如今,他竟然在哭,脸上的表情让鬼使白的心脏似乎被一只手用力地拧住,痛从心脏传到了全身。
鬼使白伸出手,想安慰他,却在对方的眼睛里,看见了倒映出来的自己。
瘦弱的,疾病缠身的自己。鬼使白瞬间说不出话来,想要安慰的语句一句也说不出来。
【月白……】鬼使黑握住鬼使白伸出的手,脸贴上被抓住的手,泪水却是无法止住,【哥哥,是不是很没用】
我无法拯救你。
鬼使白摇了摇头,这具身体沉重得他几乎连这个简单的动作都觉得困难。
【你是……我心里……最厉害的】
鬼使黑嘴角勾了起来,却不见丝毫的开心,只是沉默。
鬼使白的眼前再一次模糊起来,再也听不到鬼使黑的声音。他缓缓睁开眼睛,刚刚的情景却记忆深刻。
梦?多久没做过梦了?
“月白?”
鬼使黑的声音从身旁传来,“你哭了?怎么了?”
身体被纳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鬼使白才察觉到自己脸上的湿意,“鬼使黑……”
“怎么了,哥哥在这呢。”鬼使黑一下一下地拍着鬼使白的后背,安慰着自己的弟弟,“月白乖,哥哥在呢,哥哥在这。”
“没什么……”鬼使白加大了拥抱的力度,脸深深地埋进鬼使黑的颈窝。“似乎是,梦到了一点以前的事。”
鬼使黑的身体僵硬了几秒,叹口气到,“很痛苦?”
“没有,只是觉得太悲伤了,我不想看到你那么悲伤的表情,我不喜欢。”
被留下的那个,才是最痛苦的。
“我是哥哥啊。”鬼使黑微笑道,脸上的表情特别柔和,“哥哥不都是愿意为了弟弟献上一切吗?”
“所以啊,为了我的月白,我什么都可以做,什么也可以变成。”
“即使月白想要离开这里也是可以的。”
鬼使白将头靠在鬼使黑的肩上,轻轻道。
“我不走。”
“嗯?”
“我哪里也不去,我要一直一直陪在鬼使黑的身边。”
只有你的身边才是最安全的,其实到今天也一样,我们除了彼此,一无所有。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