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 at me

感谢大家喜欢我的作品😂😂【我们的目标是!月更!】
(不定时失踪)cp吃得很杂,不要以为我爬墙了,我只是吃的cp太多了hhhhhhorz

棺材(一)

背景架空,可能有bug,写着玩别较真_(:з」∠)_。
……………………………………………………………… 

 苏淮死了,早在二十年前就死了,被人锁在棺材里,埋了二十多年,就算是活人那也死透了。可他活着,活得没有心跳。
十年前他的身体不能动,唯有神志是清醒的,他恨。
十年后他的身体可以动了,可神志却因怨气而不清醒了,他依旧恨得要死。
有一天他的棺材被挖了出来,外面一阵敲锣打鼓,喜气洋洋,他的棺材颠簸得要死他气得也要死。他想,他要是知道是谁动了他的棺材,他一定要杀了他。
苏淮这个人矛盾得很,他一天想着要人放他出来,此时又想着把动他棺材的人杀了。
良久他的棺材被放到了一个地方,外面听声儿是拜了堂,不知道是谁成亲还把他个死人抬到这里,也不嫌晦气。
后来他的棺材又不知道被搬到了哪个地方,倒是安静了不少,但这么一折腾倒是搞得他气得手指不停地抓着棺材板,发出了一阵让人牙酸的咯吱声。
郑方远喝了不少酒,看着人一个能分成十个,他眼前有好几个人,他看着面前似乎就有一堵人墙。
“让开,我要进去……看我媳妇儿!”
闻者脸色一阵青白,跟死人睡在一个房间里就够渗人的了,这郑家小少爷还要进去看死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毛病。
“这……那在下就告退了,不打扰小少爷的……嗯……”他根本就不好说什么洞房花烛夜。
“那在下也……”
……
陆陆续续的宾客都走了,郑方远也懒得跟他们扯,自己一个人跌跌撞撞地走进了房间,嗯……手里拿着……撬棺材的棍子。
郑方远也不是真心想撬人棺材,他就是想吓吓那些人,他被他们吵得脑仁子疼。结果他进屋没坐多久,他就听到棺材里传来了那种像是指甲在木板上挠的声音,要是是一般人,这个时候就要被吓得半死了,可郑方远是个什么人啊,安城小霸王,从小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他爹。要是喝了酒,就是连他爹也不怕了。他听了听觉得声音太难听了,拿着带进来的棍子就是一通撬,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大力出奇迹,这棺材还真被他给撬出了条缝,再撬了一会儿这被钉实的棺材真被他撬开了。他把棺材盖儿往旁边一推,坐在地上想往里看这尸体长个啥样,又觉得这么多年应该就是个骷髅了。结果刚侧头那尸体就坐了起来,郑方远与苏淮就打了个照面。双目相视,鼻尖抵着鼻尖,谁也没有往后退。
郑方远心想:奶奶的,这人眼睛长得可真好看,还是红色的。
苏淮想:他妈的这人好像不怕他。
“你撬我棺材干嘛?”苏淮阴森森地看着他。
“你在里面挠,我以为你想出来。”郑方远倒也不怂。
“你不怕我?”苏淮问。
“我干嘛要怕你?你长得很丑吗?”郑方远道,“而且你凑这么近我也看不到你模样啊。”
苏淮想了想,又躺下了,问:“我吓人吗?”
他一个男子穿着女人的嫁衣,带着头饰,看起来却没有丝毫的违和感,反而显得那艳丽的容颜更美了几分,只是青白的脸色显得不那么正常,郑方远仔仔细细看了看,突然笑嘻嘻道:“媳妇你可真好看。”
“……”苏淮突然觉得自己是个傻子。
“你帮我把锁解开吧,拴着我难受。”苏淮扭了扭,听见自己骨头嘎巴嘎巴响后又僵着不动了。
“你会不会杀我啊?”郑方远趴在棺材沿上看他。
苏淮看他,觉得他模样挺好,想了想道,“你要是帮我我就不杀你。”
郑方远笑道:“其实你杀我我也不怕。”
“哦?”
“就你刚刚动两下那骨头就嘎巴响的劲儿我就知道。”郑方远意味深长地眯了眯眼睛。
“知道什么?”苏淮问。
“你打不过我哈哈哈。”郑方远笑得开怀,苏淮青白的脸都被气黑了。
苏淮冲他笑了一下,郑方远愣了愣,下一秒就感觉什么东西拉住了他的脚踝把他往后猛地一拖,他的脑门就狠狠地砸在了棺材沿上。
“你说谁打不过谁呀?”苏淮看他。
郑方远龇牙咧嘴地摸着额头,那里红了一片。
“你打的过我那我不能放你出来。”郑方远咬牙说,“万一你杀了怎么办。”
苏淮坐在原地,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红色的眼里满是戾气。“你放不放。”
“不放!”
烛台飘在了他头上。
“我放我放,但我放你你不能杀我。”郑方远妥协了。
“嗯。”苏淮翻了个白眼。
郑方远看着锁住他的链子,背后没有锁,只有一张符,他把符撕下,捆在苏淮身上的铁链顿时节节断裂,可有一样东西却绕在了郑方远的小拇指上。
下一秒他感觉自己小拇指似乎要断掉那样地疼,他闷哼一声忍住叫声。然而苏淮此时却叫了一声,捂住了自己的手指。
良久疼痛褪去,苏淮和郑方远对视一眼,对方的小拇指根部同时出现一个类似莲花的印记。
苏淮瞪眼:“你他妈干了什么?!”
郑方远:“我他妈什么也没干啊!”
苏淮起身就想走,结果刚走到门口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牵住了,他一看,一根红色的丝线若隐若现,另一端连在了郑方远手上。
苏淮愣住了,良久才沉默地走到郑方远身旁的凳子上坐着。
郑方远没想到他是这个反应,他蹲下身看他,问:“你怎么不走了。”
苏淮嘲讽地勾勾唇:“走不掉了。”
“看到你手指上的莲花了吗?那是咒印。”他语气虽然平静,郑方远却从他的眼里看出了浓浓的怒火,但似乎又带着委屈。是在委屈什么呢?他想。
“一旦咒印印在了双方身上,除非死,不然是不可能解除的。我不能离你太远,也不能杀死你。”他轻声说道,“只是没想到,这个最终会用在我身上。”
“他竟然,把这个用在我和别的人身上……”
郑方远不明白他为何伤心,他只能这样跟苏淮说。
“你既然嫁给我了,无论你是什么,我都会好好保护你的。”
“要是,要是我找到解决的方法,你想走的话,我就帮你走怎么样?”
苏淮看着他问:“你不怕我?”
郑方远笑了,他说:“你那么好看,我为什么要怕你呢?”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