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 at me

感谢大家喜欢我的作品😂😂
(不定时失踪)cp吃得很杂,不要以为我爬墙了,我只是吃的cp太多了hhhhhhorz

棺材(三)

 自从苏淮知道他等的人死了以后就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准确说是把自己关在棺材里。
郑方远很头疼,也很担心。
他虽然知道苏淮是个死人,不会出什么问题,可还是免不了担心。
他带着被他爹打的一身伤,去敲苏淮的棺材板。
“苏淮,你还好吗?”
棺材里寂静无声。
“苏淮。”
“咚咚咚。”
“苏淮。”
“咚咚咚。”
“苏……”
“闭嘴!”棺材板突然被推开,苏淮坐起来冒火地说:“你好他妈吵!”
“我这不是怕你死在里头了吗……”郑方远弱弱地说。
苏淮没回他话,郑方远看他表情就知道他心情还是糟糕得狠。
“苏淮,我带你出去玩好不好?”郑方远蹲着逗他开心道。苏淮看着他眼前突然恍惚了一下,段青燃的脸和郑方远重合了,他说完好以后才清醒过来,这根本就不是段青燃。他本想再拒绝,可看到郑方远开心的笑他又闭上了嘴。
算了,不就一天吗。
苏淮看着郑方远身上的淤青说,“等你伤好了再说吧。”
郑方远一脸认真地说:“我的伤已经好了……啊啊啊!!!”郑方远脸突然变得狰狞,他往旁边一窜护着自己淤青的地方就冲苏淮喊:“你为什么戳我伤口!”
表情委屈极了,但配着郑方远那张花花紫紫的脸,怎么看怎么觉得好笑。
“你伤好了吗?”苏淮笑着问。
郑方远顿时就怂了,扭扭捏捏地说,“我这不是想出去玩吗……撒个小谎你也不能戳我伤啊……”
“嗯?”
“我伤没好之前我是坚决不会出门的!”郑方远一脸严肃,接着就拖着一条断腿,一路蹦回了自己的房间。
苏淮叹一口气,似乎累极,他躺下去又用法力把棺材盖子盖上。
“段青燃……”

郑方远那断腿一时半会是康复不了的,苏淮想他应该能清静一个月,可他没想到郑方远这人能熊成这样,天天带着东西来吵他,叫他陪他玩。
苏淮要是不理他,他就天天来敲苏淮的棺材。偏偏因为那个咒印,苏淮连用法术赶他都没法赶。
于是苏淮每天怀着杀人的心,跟郑方远一起搞事情,苏淮每天的眼神能把郑方远身边的仆人吓个半死,偏偏郑方远这人心大,整天笑嘻嘻地,跟看不懂人脸色似的。
这天苏淮跟郑方远刚下完一局棋,苏淮看着他那没心没肺的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把旁边的茶杯给摔了。他这辈子,除了对上段青燃那个老狗逼,还没这么憋屈过。
郑方远到没被吓着,他轻轻呼出一口气,舒服得眯上了眼睛,在树下倚坐着,惬意极了。
阳光透过树叶,在他身上投出斑斑点点的光影,他懒洋洋地坐着,慵懒极了。
“郑方远,你看起来跟那些瘾君子就差根烟枪了。”苏淮如此损到。
郑方远也不生气,他眼睛揭开条缝儿看苏淮,然后又眯起笑了,“不差不差,你不就我那根烟枪吗。”
苏淮看他,不明白他什么意思。
郑方远嘿嘿笑道:“对你不就跟大烟一样上瘾吗。”
苏淮脸上一红,瞪他道:“你是嫌你伤好太快了是吧?”
郑方远马上不笑了:“你不能再弄我了,再弄我们就赶不上花灯节了,还想带你出去好好转转呢。”
苏淮不应声了,他也仰起面,跟郑方远一样闭上眼睛,静静感受着阳光的温度。
他在棺材里呆了太久了,那里又冷又黑,终于,他再一次接触到了光。
他们谁都没说话,享受着此刻的宁静。
良久郑方远睁眼,他看着苏淮,发现苏淮呼吸均匀,竟是睡着了。
死人也会呼吸,睡着啊,他这样想着。他站在苏淮面前,凑得极近,看着苏淮艳丽的容颜心里一顿狂跳。
我亲一下应该不会被发现吧,就一下……
他越凑越近,心跳越来越快,最终柔软的触感将他惊醒。
郑方远猛地窜回自己的椅子上,脸色通红,他捂住自己的心口,心里在尖叫。
啊啊啊啊啊!亲到了亲到了!
那模样,活像一个痴汉。
郑方远缓了缓,忍不住又偷偷看了苏淮一眼,心想,唉我媳妇真好看。
哎呀我好喜欢呀。
可以说自从成亲了以后,郑方远这个大老爷们就变得越来越娘了。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