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 at me

感谢大家喜欢我的作品😂😂【我们的目标是!月更!】
(不定时失踪)cp吃得很杂,不要以为我爬墙了,我只是吃的cp太多了hhhhhhorz

棺材(四)

郑方远的断腿渐渐好起来了,在他断腿期间苏淮被他骚扰得生无可念,天天在棺材里想静静,结果被这孙子给敲起来。
郑方远腿好了,天气也渐渐开始凉起来了,郑方远一直等着的花灯节也来了。
当天郑方远穿了一身新衣服,白色的衣服让他看起来更加的俊朗,本来郑方远这人长得就不差,主要就是因为平时干的事情太傻叼,硬生生把他九分的容貌拉低到五分,再因为他天天烦苏淮,在苏淮心中他的样貌简直就丑陋至极。
“苏淮,你好了吗,天快黑了咱们还要逛一小会儿街呢。”郑方远在苏淮房门前喊道。
“来了。”苏淮推开门,向他走来。
郑方远站在原地,看着苏淮身上穿着自己为他准备的衣服心脏一阵狂跳。
真好看…
他本就觉得苏淮容貌好看极了,如今穿上他为他订做的红色衣裳,容貌就更是艳丽了几分。
“那,那我们就走吧。”郑方远看着他,话都说不利索了。
苏淮看了看自己的一身衣裳,突然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有心了。”
郑方远扭头,结结巴巴地说:“没,没什么。”
那件衣服从布料,到款式,再到绣花,都是郑方远一个一个亲自挑选的。
好在郑二少是学设计的,审美还是不错的。
“郑方远,你留洋是去的哪啊?”苏淮这人本是要去留洋的,结果因为段青燃,他放弃了。
“英国。”郑方远跟他并排着往外走。
“哦,那挺好的。”
“也不能算作好吧。”郑方远淡淡地说,“无论是住还是吃,我都很不习惯,刚到那边就生了一场大病,人也并不算好。”
“那你当初为什么要留洋啊?”苏淮问。
“不知道,总觉得自己该去。”是自己该去而不是自己想去。
郑方远正往前走时,却发现苏淮站着不动了。
他见苏淮看着木雕发神,不肯走。于是就凑过去,看起了店里未加工放原木。
“苏淮,你喜欢木雕,我给你雕个小木雕可好?”郑方远拉着他,笑着问。
苏淮回神看他,良久才点了点头。
他莫名,对着郑方远有了丝悸动。
段青燃的脸与郑方远不断重合,他告诉自己,他们是两个人,可郑方远做的事总让他恍然想到曾经。
他总想,段青燃也喜欢带他去放花灯。
段青燃也给他雕过木雕。
什么都是段青燃。
他的从前,全是段青燃。
“郑方远,这样不好。”苏淮对他轻声道。
“什么不好。”郑方远一边挑着木头一边问。
“你和他太像了,我会弄混,这样不好。”苏淮说。
“那你爱他吗?”郑方远平静地说,“你若是分不清,若是爱,那就把我当做他吧,我不介意的。”
“只要你爱我就好。”郑方远突然笑了。
“我才不会幼稚地去跟一个不在你身边的人生气。”
“他都没办法跟我争了。”
“我不在意过程,我只在乎结果。”
郑方远拿起选好的木头,付了钱,转身牵起苏淮的手就离开了商铺。
苏淮没有甩开他的手,任由他牵着走。他想,郑方远真是一个奇怪的人。可是,心里的悸动却愈渐强烈,他欺骗不了他自己。
苏淮被带到了一个人烟稀少的下游,郑方远拉着苏淮坐在河边,上游的河灯缓缓地往下漂,在漆黑的夜里,宛如星辰,明亮静谧。
“苏淮,许愿吧。”郑方远凝视着苏淮的眼睛说,“这里有好多河灯,你有多少个愿望就许多少个吧。”
“不会有人知道你有多少个愿望,你可以尽情地许。”
“这些都是被许过愿的,我怎么许也不会灵的。”苏淮闷闷地说。
“呀,被你发现了。”郑方远笑嘻嘻地说,“那你就说给我吧,只要你亲我一下,我就帮你实现,怎么样,是不是很划算。”
苏淮看他的眼里映出河灯的光,鬼使神差地,他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似乎被什么牵引,他向郑方远靠近,越靠越近,最终在快亲上的时候停下了,他神色有些恍惚,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郑方远的眼睛突然弯了下,闭上了,再接着,苏淮就感受到了自己唇上的温度。
苏淮依旧,没有拒绝。
苏淮,你到底在干什么呢?苏淮这样问着自己。
可是他也糊涂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