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 at me

大家要是多给我留言我会很开心的。
【拐弯抹角暗示】

沉迷【狗崽】(一发完)

实在是想不出名字了只能随便取一个
私设挺多的,也有ooc,望见谅。

【妖狐大人有什么喜欢的人吗?】少女羞涩地问道。
“有的。”男子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一举一动都优雅得不可思议,少女不由得频频偷看,脸颊通红。
【能让妖狐大人喜欢的人,一定是个非常优秀的人吧。】少女如是说着,【一定,与妖狐大人一样美。】
“不。”妖狐表情淡淡的,双眼似乎望到了更遥远的地方,“是个比我要漂亮多了的人。”
是个,比我要耀眼得多的男人。

“这次真是多亏了妖狐大人,要不是他你就要被嫁去了。”
“赶快走吧,离开了这里就不用在担心了。”
“父亲,妖狐大人会怎么样?”
“妖狐大人神通广大一定不会有事的。”
……
大天狗坐在树上手中拿着笛子,黑色的翅膀收在身后。他看着地上的这家人,听着他们的谈话,金色的瞳孔里突然有些波动。
妖狐……
.
京都里正热热闹闹地举行着婚礼,美艳的新娘坐在神轿上,红绸遮住了她的身形。然而人们却不知道,神轿中央的新娘早已换掉了,不是人类,而是一个妖怪,一个力量强大的妖怪。
妖狐坐在神轿上,他低垂着眉眼,若有所思。
突然天空暗了下来,在下一瞬间,一阵飓风吹开了红绸,两人视线相触,同是金色的眼眸中,一个冷漠,一个惊讶。
妖狐定定地看着风暴中头发被吹乱的大天狗,眼中有些讶异。他的障眼法瞒得住普通的人类却瞒不住眼前的大天狗。
大天狗眼中似乎隐隐有些无奈,最终黑色的翅膀一振,又掀起一阵更强的风暴,四周的人们都睁不开眼。
风暴渐渐平息,众人发现,本应在神轿上的新娘已不见踪影。
.
“大人!新,新娘被妖怪抓走了!”
“什么?!追回来啊!”
“是,是大天狗大人!”
“那,那便算了吧,不过一个女人而已。”
.
而另一边被掳走的“新娘”正坐在大天狗的庭院里逗鱼玩。
“这样真的好吗?”妖狐垂眼看着池塘中的锦鲤,不咸不淡地问道,“大天狗大人做出这样的事,不是与您心中的大义背道而驰吗?”
大天狗不住声,他只是沉默地看着妖狐,眼神复杂。
没有听到回应的妖狐也不在意,只是伸手,指尖在水里搅了搅,水面泛起波纹,惊动了水中的鱼。“您之前的风评一直都不错,这次做出这种事情,您之前的努力都付之东流了。”
“……”
“如果您把我送回去,现在一切都……唔”
大天狗重重地吻上妖狐的唇,妖狐并没有反抗,反而开始回应起了这个带着怒气的吻,仿佛在安抚,又仿佛在撩拨。啊啊,这个大妖怪生气了,真可爱,妖狐闭着双眼如此想着,脸上隐隐带着笑意。
良久唇分,看着一脸愉悦的妖狐大天狗皱起了眉。妖狐笑了,双手勾住大天狗的脖颈,凑得极近,“生气了?”
“你要嫁给别人?”
“只是帮别人一个忙而已,又不是真的。”
“一个人类不会把我怎样的。”
妖狐定定地看着他,金色的眼中全是漫不经心。
“真想知道你有没有心。”大天狗面无表情,眼里是妖狐看不懂的复杂。
妖狐只是笑没有回话。
“你到底要怎样才满足?”大天狗皱着眉认真地问道,“明明所有的事情你都知道。”
“'我喜欢你这件事情你不可能不清楚。”
“你为什么还是不懂?”
妖狐笑得灿烂,“我懂啊,我只是喜欢看你为我生气的样子。”
他抱紧大天狗,听见大天狗耳边无奈的叹息,金色的双眼里充满着疯狂。
他喜欢他吗?答案是肯定的,妖狐一直都知道,大天狗喜欢他,喜欢得不得了,可是还不够。
妖狐抱着大天狗,脸上的笑容诡异,还不够啊,你还没有爱我到无法自拔,你还没有像我这样,这样不公平。
我如此沉迷于你,你又怎么可以置身事外。
.
后来
大天狗同酒吞喝着酒,两人都没有说话,良久,酒吞才问道,“你同你家那位怎么样了?听说前几天还要嫁人?”当时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酒吞幸开心地笑了,眼中满是幸灾乐祸,叫你平时总嘲讽我还不下手。
大天狗短促地笑了一声,淡道,“还是原来那样,那个妖怪性格太恶劣,又缺乏安全感,虽然不至于杀死我但总是干出各种事情来试探我,想要触碰我的底线。”
“不过这种事情多了反而渐渐习惯了。”大天狗喝了一口酒,道,“他既然喜欢,那我就陪他耗一辈子。”
“妖怪的时间比人类要漫长太多了,人类的生命短暂耗不起,我却是耗得起的。”
酒吞没有说话,只是嗤笑一声,意味不明。
end

有人说我后面这段太突兀了,所以来来解释一下,后面这段是自己想到的,觉得很带感所以加了一下,大家可以单独看。
主要是想交代一下崽性格的由来,没别的意思。

妖狐从小便跟母亲呆在一起,母亲是个美丽的狐妖,而父亲……
他与父亲相见的次数屈指可数。
后来父亲流恋于外面的温柔乡,母亲则变得愈来愈疯狂,再也看不到原来温柔美丽的样子,而妖狐毫无办法。
最后,母亲把父亲杀了,妖狐冷眼看着自己的母亲杀死了那个花心的男人,那双带着鲜血的双手抚上了妖狐的脸,那是妖狐第一次闻到鲜血的味道,母亲的手冰凉,而鲜血却是温热的。妖狐看着母亲癫狂地笑着对自己说,“记住,不要痴迷于一个人,当你爱上她她也爱你的时候,你便把他杀了。”
“把他杀了他就是永远爱你的。”
“我明白了。”于是,母亲死在了他的风刃下,妖狐的金眸里一片冰冷,癫狂的母亲从未对他有过爱,连给予丈夫的一点点也不愿意分给他,“这样你也是爱我的,对吗?”妖狐笑得温柔又优雅,与他母亲原来的样子一模一样,只是眼中再也没有温度。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