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 at me

大家要是多给我留言我会很开心的。
【拐弯抹角暗示】

【晴明×红叶】孟婆汤(一发完)

一直想要写一篇关于红叶的短篇,最后还是决定给个he,我挺喜欢这个女妖怪的,也心疼她。
所以,希望她一切都好。
有ooc,望见谅。
有借梗,但是忘记了是哪个太太的了,如果知道的话请告诉我谢谢_(:з」∠)_

枫叶红了,这个季节是最好的季节。
黑发女子坐在枫叶堆上,一动不动似乎在发呆,又似乎在想些什么。
“红叶。”
黑发女子转身,表情冷漠,“啊,是你啊酒吞。”
红发妖怪嗤笑一声,“你还在等那个人类?”
“关你什么事?”
酒吞没有回答,只是递过去一个东西,“茨木找到的,他叫我给你。”
鬼女红叶看着手上的扇子,沉默不语。
“这扇子你也认得,不需要我再说了。”
酒吞看着她的样子,忍不住说道,“红叶,你要消失了。”
“作为朋友,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你再这样下去是活不过这个秋天结束的。”
“……”红叶紧紧捏着手中蓝金色的扇子,突然抬起头笑道,“我知道的。”
“我一直都知道。”
红叶摇摇头,垂眼道,“别管我了。”
酒吞看了她一会儿,叹口气弯腰敲了一下红叶的额头,“看在认识那么多年的份上,我和茨木会帮你找他的,在此之前……”
酒吞转身,背着他巨大的酒葫芦离开了。“在此之前,别死了。”
红叶抱着这把扇子,看着酒吞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这个骄傲自大的鬼王都有茨木的陪伴,自己却一无所有。不是不怨,她也怨的,怨恨晴明对自己的残忍,怨恨他的不解风情。可是她没有办法,她疯狂地迷恋着这个人类,明知道是悬崖也义无反顾地跳下去,直到粉身碎骨也不曾后悔。
“晴明大人……”
微风吹过,枫树上的枫叶又飘落了一些,红叶的身影在枫叶中若隐若现,她舞蹈着,如同要燃尽自己的生命,那样热烈,那样不顾一切。
“晴明大人……”我虽怨你,我却从不后悔,我也绝不后悔。
风卷起她的长发,迷了她的眼睛,她笑了,脸上却有着泪痕。
我想……再见您一面,只是一面,只是一眼,这样我也不会有什么遗憾了。
她手中的扇子跟随着她的舞蹈,扬起,打开,落下,闭合。这是两个人的舞蹈, 甜蜜又疯狂,亲密又绝望。
“啊……”红叶扬起头,嘴角的笑诡异,脸上布满泪水。
“我是那么的爱您……”
“晴明大人,我不再吞食人类和妖怪了,为什么您还是离开了呢?”
“您不喜欢我便不做为什么您最终还是不能留在我身边呢?”
红叶倒在了枫叶之中,渐渐地渐渐地笑不出来了。
她的生命快要走到尽头了,如同这些枫叶一样,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再灿烂的枫叶不过一抔黄土,再美丽的容颜不过一堆白骨。
“我等不起了啊……”
.
“喂,妖女。”红叶转过头,山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白发妖怪,头上长着红色的大角,巨大的鬼手彰显着来者的身份。
“茨木童子,你来做什么?”
茨木左右看看,看见四周没有妖怪才小心翼翼地对红叶道,“看你往日对吾不薄,挚友本叫吾不要告诉你,吾认为这种事你应该知道。”
“吾等找到他了。”茨木皱着眉道。
他?!红叶的瞳孔放大,她突然抓住茨木,大声问道,“你们真的找到他了?!”
“别等了,妖女。”茨木看着她激动的样子眉头紧锁,“现在的他早已不再是吾等曾认识的那个安倍晴明了。”
“轮回转世,他早就忘了你了。”
红叶没有听他的话,只问,“他在哪。”
茨木看自己的劝说毫无用处,最终还是告诉了红叶晴明现在的住处。红叶记住了地址转身就走。
“你会被他伤到的。”
红叶没有回头,背影决绝。
“我鬼女红叶还会怕这个?”
.
“哦?鬼女红叶,你死了啊。”孟婆看着面前的黑发女子,面上有些许惊讶。
“人有生命的尽头,妖也一样,不过长短不一样罢了。”红叶表情淡然。
孟婆恍然大悟,点点头,从锅中舀出一碗汤来,“你要喝吗?”
“可以不喝?”红叶有些惊奇。
“阎魔大人说,像你们这样执念深重的人,喝了跟没喝一样,迟早会想起来的。”孟婆骑着牙牙一本正经地说道。
红叶听完垂下眼帘,她不禁开口问道,“那晴明……”他……喝了没有?
最后红叶还是没有问出口,是了,如今这个情况,喝了与没喝有何区别。
她想起自己去找晴明时看到的景象,安倍晴明的身边陪伴着一个女人一个小孩,那个女人看着晴明的眼神,她是不会认错的,那样爱慕的眼神……红叶笑了一声摇摇头,“给我吧,这些东西能忘一时是一时。”
她伸手接过孟婆汤,仰头喝完,最终抬手一抹嘴唇笑着步入轮回。
.
阎魔批改文件的手顿了顿,眼神闪了闪,“是吗,最终还是喝了啊……”
判官不由地问道,“阎魔大人,属下有一事不懂。”
阎魔撑着头,道,“你问便是。”
“为何要问她喝不喝孟婆汤?”
“安倍晴明身上的功德本可以投到一个将来必定大富大贵的胎上,他舍弃了这一切,只为换一件事。”
“何事?”
“他不喝孟婆汤。”
阎魔想起那个一头银发的阴阳师,满脸温柔道,“我本想做完一切的事情就去找她,同她在一起,只是造化弄人。”
“若是我转世,却因我不记得这一切而再一次负了她可如何是好。”
阎魔摇摇头,不再去想这些事。
“我已做到我应做的事,其他的还得看他们自己了。”
.
“我想找红叶。”
茨木和酒吞看着面前的男子满脸惊奇,“你记得到前世的事情?”
安倍晴明微笑道,“我没有喝孟婆汤。”
“那你为何现在才来找她?”酒吞冷冷地质问到。
“我一直在找她。”晴明表情未变,“只是我能力有限,这山附近被一个强大的阴阳师布上了结界,我找不到。”
“如今我的力量全部恢复,找到了这里,红叶她在哪?”
“死了。”一旁的茨木终于开口,“她死了。”
安倍晴明沉默了,脸上的笑容也淡去,最终叹息道,“带我去看看她吧。”
这一次酒吞没有拒绝,只是站起身叫安倍晴明跟上。
酒吞带路的时候突然说道,“她一直在等你。”
“我知道她喜欢你你没有义务必须喜欢上她,她自己也明白。”
“我本不该将这一切附加在你身上,但她会死得这么早也是因为你。”
晴明走在酒吞的身后,神情复杂。
“妖怪吃人和妖本没有问题,但一旦疯魔却停掉了进食妖怪那她的寿命便会骤减。”
“是你叫她吃人吃妖,让她不再吃这些的也是你。”
剩下的酒吞没有说,只是一切都藏在了那一声叹息里。最终他们在一片枫叶堆里站定。鬼女红叶死在了那个寒冷的冬天,那个对她而言最坏的季节。
“到了。”
晴明缓缓走上前,看着一脸苍白,沉睡在枫叶堆里的红叶,眼睛渐渐红了。
他不由地叹息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我还是负了你的深情。”
安倍晴明眼中突然落下一滴泪,“我本该早早地来的,是我来晚了。”
泪水落在红叶的脸上,突然,红叶的身体开始消失最终变成了一个晴天娃娃。晴明伸手,将其纳入怀中。
“妖女去找过你的。”茨木突然开口了。
“你身边有女人有孩子又何必装出那种一片深情的样子。”
晴明突然愣住了,最终他苦笑道,“我尚未娶妻,不过是帮那妇人招回他丈夫的灵魂罢了。”
他叹息一声,“我等她便是,阴阳师的寿命还是不至于太短,我等她就好。”
酒吞没有说话,只是拉住了身旁茨木的手。
.
“红叶红叶!祭典要开始了!我们赶快去找个地方看烟花!”
“诶诶!等等我啊!”
红叶看着四周的人,叹息一声,人太多了竟直接把她跟小伙伴冲散了。
她不由地往前走去却被一人撞到在地。
“啊!抱歉!”一个温柔的男声从上方传来,“你没事吧?”
红叶的面前出现了一只手,这只手手指纤长白皙,骨节分明,好看得不得了。她不由地好奇这只手的主人长什么样,顺着手往上看,一张英俊的面孔映入眼帘,让她不由地心悸,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安倍晴明看着她,表情愣了一秒,接着微笑便将他所有的情绪收敛在了眼底。
“小姐,既然你与朋友失散了,我知道一个最好的看烟火的地方,不如跟我一起?”安倍晴明知道自己的请求有些冒昧,但他依旧这样说了。
红叶抓住他的手站起,看了安倍晴明半响,挑唇笑道,“好啊。”
她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答应,但她决定遵从自己的内心。
晴明眼中布满欣喜,他笑得温柔。
这一次不会了,我好好待你,希望一切都不会太晚。

评论(7)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