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 at me

大家要是多给我留言我会很开心的。
【拐弯抹角暗示】

【酒茨】大江山杂说(上)

瞎取了个名字,本来是想写那个轮回的续的,然后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写了一堆我自己都看不懂也理不清的东西,bug也很多,但是想了想这又确实是我想写的。
咳咳,这大概是一个吞哥找茨木的故事?当然上也只是开始。
感觉有ooc,慎入。_(:з」∠)_

………………………………………………………………………………
茨木童子追随了酒吞童子很多年。
从酒吞童子刚当上鬼王时遍陪伴在他的身边,为他效力,成为了酒吞童子的得力干将。再后来,茨木童子在小妖怪之中的威名似乎要胜于酒吞童子。因为他的冷漠与强大,对于妖怪的冷酷让众多实力低微的妖怪感到胆颤,茨木的一拳便能要了他们的命,而鬼王……并没有见过。茨木童子与酒吞的力量似乎难分胜负,但大妖怪们却知道,罗生门无法当大江山鬼王。
他只喜欢力量,而非一个位置。
只是这一点依旧有妖怪看不懂,一些妖怪想用言语蛊惑茨木童子杀掉酒吞童子当上大江山鬼王,却被一拳轰成了灰烬。茨木童子没有欲望,不,应该说,他的欲望便是酒吞童子。
他为酒吞献上了所有的忠诚,而与之交换,鬼王给予了他所以的信任。从一开始拒绝挚友这个称呼,到接受。在酒吞看来,他和茨木之间的相处便是友人之间的相处模式。
茨木的冷漠酒吞一直是知道的,但由于茨木对于他的热切,所以他从未直面过茨木的冷漠。而且他也相信,在以后茨木也绝不会背叛离弃,同样,茨木的冷漠也不会出现在他的身上。这不仅仅是他的自信,还是对于茨木的了解。
酒吞以为他与茨木之间永远都是友人的关系,然而一切都不如他想象的那样,他对茨木产生了欲望。这并不是突然发生的事,似乎在潜移默化之中,一切都不一样了。亦或者,他与茨木一开始的感情就不对。他偏向于后者。
茨木总是喜欢跟人类学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他却丝毫没觉得这一切有什么不对劲,说出的话也让人觉得啼笑皆非。茨木向来坦率直白,对于自己的夸奖他向来是相信的,他相信在茨木心中自己就是那样一个形象,但他总是哭笑不得地想告诉他: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完美。
酒吞是个情商很高的大妖怪,他很冷静也很理智。他发现他与茨木之间感情的变质后没有惊慌,他只是嗤笑一声,大口饮了一口酒,思考着如何让那个笨拙迟钝的蠢货喜欢上他。
然而酒吞还没有让茨木喜欢上他的时候茨木就离开了。他恼怒于茨木对自己身体的不负责,罗生门之鬼因自己的狂妄,差点葬身于人类的刀下。他怒极气极,气到想杀了这个妖怪,但又舍不得,他向来舍不得茨木受苦。他没办法,火焰在心中燃烧,最终茨木的话成了导火线。
茨木说:“挚友,吾的身体并不算什么。”
酒吞气红了眼,但越气表情便越平静。
“滚。”,他说。
酒吞以为茨木会如以前一样认错,却不想茨木回去收拾了行了,随后道了个别便下山了。这时的酒吞才意识到茨木的冷漠,茨木的走是真的走,那个骄傲的鬼王放下自己的骄傲跟了白发妖怪一路,茨木知道他在身后却没有回头,一次也没有。
酒吞尾随他到山下,终于,停下了。他知道,茨木不会回来了。他倚在树上,抱着胸看着茨木离开,双眼发红,他皱起眉头叹口气。
这一幕让酒吞无数次怀疑茨木以前对自己的热情,他想,不可能啊,茨木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他说了无数次的气话茨木从未离开过。那样的热情,那样的期盼,绝不可能作假。他想不通,为何茨木无论如何也要杀掉那个人类,那个人类自身不强,却有太多器物得以倚仗,连酒吞也不得不思量几分才出手。茨木虽冲动狂妄,但也不是没有脑子的人,酒吞从未见过那样的茨木,恨到金色的双眸都染上血色,连面容都被扭曲。那样被执念困住的他让酒吞陌生,却又觉得心脏一阵痛楚。
茨木狠狠地往那个人类那边冲,身上布满了血色,他的声音沙哑又如同从地狱爬出来一般,“你不该!你不该……”
酒吞忍不住扶住额,头一阵阵地疼。若不是他赶去,茨木怕是会与那个人同归于尽。
你为何如此执着?那个人类做了什么让你恨到如此?你不是……眼中只有我吗?
过了几天,酒吞终是忍不住,茨木不在身边他觉得寂寞,他觉得这份孤独让人难以忍受,每每午夜梦回,那个没有回头的背影总是让他感到一阵心悸。
他总觉得,那个场景发生了很多次。
多到他害怕。他不由地嘲讽到,大江山鬼王也会害怕。
酒吞去找大天狗喝酒,大天狗面无表情,语气却带着嘲讽:“他的任性和肆无忌惮不都是被你惯出来的?”
“别的小妖怪不知道但大妖怪们谁不知道,你酒吞童子即使对于茨木如何面容冷淡,那骨子里的宠溺只要不瞎谁都看得出来。”
酒吞不说话,他依旧是想不通茨木这次怎么就走了。
大天狗看他这个样子,嘲笑道:“你想不通的事到我这里倒是一目了然。”
酒吞抬头看着他。
“那傻子心里只有你,能让他变成你所说的那样反常的,原因也只会是你。”
“咣当!”酒吞的手一松,酒碟瞬间摔得稀巴烂。那句话似乎是打开所有的钥匙,一些东西突然涌上了脑海。
他看见了那个抱着他的头,整个人被鲜血染红的茨木。茨木紧紧地抱着那颗头,哭得不知所措。
他看见了自己再一次死在了茨木面前,这一次他没有断头,却依旧死在了那个人类的手上,茨木跪在他的身前,附在他的身上痛哭。
【挚友……】
酒吞突然抬手捂住眼睛,水光在眼眶翻涌,他的声音沙哑:“茨木……”
他知道,他该去找他了。

评论(2)

热度(32)

  1. 琉璃子鸢look at m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