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 at me

大家要是多给我留言我会很开心的。
【拐弯抹角暗示】

青灯伴古佛(青坊主×般若)

(一)
京都的樱花总是很美的,美丽至极又脆弱至极。
般若坐在树上赏着樱花,百般无聊地晃着双腿,顺便伸出一只手把身上的花瓣轻轻拂去。
听说那边的破寺里来了个僧人,他笑着撑头,心中嘲笑道,一个是妖怪的僧人,啧啧啧,什么时间妖怪也能够普渡众生了,人类最害怕的不就是妖怪吗?哦不,人类也有为了漂亮的妖怪而抛家弃子的,所以说,人类最害怕最讨厌的该是长相丑陋的妖怪才是。
他这样想着。人类总是在乎与皮相,总是嫌弃他人的丑陋,明明最丑陋的是人类才对啊。那样虚伪的样子,简直恶心得令人作呕,哦,自己已经是妖怪了,应该是让妖作呕。
“叮!叮……”
什么声音?般若转头看向声音的源头,一个人影缓缓出现在眼前,先入眼的是一根金色禅杖,再是一身简陋的布衣,因为黑色的帽子遮住了他的脸只能看清他白色的长发。他一步一步地走来,手中的禅杖因为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布衣被清风吹起,他抬头,撞上了般若的视线。
般若回过神,撑着头笑了,精致的脸因为笑容而更加艳丽,漫不经心地问道,“大师,听说您能普渡众生?”
青坊主看着这个男孩,眼神淡漠,“并非。”
“人类都称您能引渡他们,使他们脱离苦海是真的吗?”
“能否脱离苦海我不知道,不过是渡了一些有缘之人。”
般若笑了,他听见自己说,“那您也渡渡我吧。”
我亦身在苦海,无法脱身。不是都说圣人求心不求佛,愚人求佛不求心吗?我便是那愚人,我早已无心可求只能求佛。

(二)

破旧的寺庙里被灯笼的光照亮,青坊主跪坐在蒲团上一下一下地敲着木鱼,念着佛经,眼角的妖纹被发丝遮住。
“大师,求求您帮帮我吧。”身后的男人哀求着,“那个妖怪一直缠着我,让我的生活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青坊主缓缓地睁开眼,他依旧敲着木鱼听着背后的男人抱怨,神情动作没有一丝的改变。
“即使她生前我是很爱她,可是已经变成了妖怪了我们还怎么可能在一起?”
“她不能仗着我以前对她的喜欢而来打扰我啊。还有啊……”男人滔滔不绝地讲着。
“所以施主想要贫僧去驱散她?”青坊主终于开口了,声音是一如既往地平淡。
男人被打断,反应过来后赶忙说,“是的大师,我马上就要成亲了,总不能被一个妖怪缠着。”
“如果我说驱散就是让她灰飞烟灭而不是离开呢?施主还愿意让贫僧去驱散她吗?”
男人犹豫了一下,最后咬咬牙道,“驱散吧,我不想被她缠着,我果然还是不能接受一个妖怪。”
青坊主敲着木鱼没有说话,他垂下眼帘,叹息一声:“贫僧知道了。”
男人大笑着摸着头起身,“那就多谢大师了。”接着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呵呵呵呵……”
清脆的笑声在上方响起,“你怕是不知道吧,这个人说着那妖怪给他带了不少困扰,其实一直都让那妖怪帮忙。”
“妖怪长相平凡,只是左脸上的妖纹是一直蝎子,甚是吓人,这个人口口声声地说爱她,说觉得她美极了,这妖怪也就那么痴傻地信了。”
少年说着这人的丑事,脸上的笑容却天真无邪,“死心塌地地为他干尽各种恶事,最终的结局却不过被自己深爱的人想尽办法驱散掉。那人倒好,各种好处得尽了还娶到了富人家的女儿不说,杀了那妖怪还能得到一个为民除害的好名声,呵。”
少年看着底下敲着木鱼的青坊主问道,“大师,你是真的要去驱散这妖怪吗?”
青坊主没有看他,只道:“贫僧自是要去的。”
般若摇了摇头,“大师,我是真的以为您与那些一般的臭和尚不一样,可是……”
他从房梁上一跃而下,大大的眼睛看着他,良久转身离开了,眼里是不加掩饰的失望,“我是真的以为你要普渡众生……”
接着他也走了,当般若走出寺庙时,刚才脸上的失望一扫而空,他笑了,“普渡众生?开什么玩笑。”
“就让那些人看看你的真面目,究竟是多么的愚蠢。这世界怎么可能会有真正的圣人,就连安倍晴明也不是。”
他骗了那个和尚,那个女妖怪并没有干恶事,反倒帮了邻居不少忙,般若摸了摸自己的面具,脸上的笑容灿烂,心中却充满了恶念。这个和尚一旦驱散了那妖怪不知道会收到多少谴责。
青坊主跪坐在哪里,却没有继续敲木鱼,他叹了一口气,想起刚刚般若脸上的失望,眼神不复原来的淡漠,“若是真能普渡众生,我也不会变成妖了。”

(三)

三天后青坊主随着那个男人去到了他的家里,看到了那个妖怪,那是一个温柔的妖怪,坐在桌子旁微笑地看向他们,脸上的蝎子却与她格格不入。
“是阿光叫您来的吧……”她的脸上没有一丝的怨恨,反而有了解脱的神情。
“是的。”青坊主答道。
“这样啊。”女妖摇了摇头,神色淡然。
“施主可恨?”
“我不恨他。”女妖笑了,“或者说我恨过了。”
“他曾经是真的很爱我的,甚至愿意为了保护我而失去生命,而我在一次意外中为了保护他变成了妖怪。”女妖摸了摸自己脸上的妖纹表情苦涩,“或许是方法的原因,这蝎纹日日夜夜折磨着我,苦不堪言,他亦是日日夜夜不眠不休地照顾我,从不说一个苦字,也从未抱怨过。后来他不知道从哪找来什么法子,蝎纹虽是没有除去,但却不再痛了。”
妖怪叹息一声,“从那以后他就变了,不再对我悉心照料,对我甚是冷漠,但吃穿方面却从未亏待过我,我坚持了三年,恨过,怨过,也想过与他同归于尽,最后还是下不了手,所以就耗着。”
“等着他厌烦我,等着一切的结束,如今你来了我也就到达终点了。”
女妖平静地闭上眼,脸上带着微笑,“大师,我已经准备好了,开始吧。”
青坊主点了点头,“贫僧知道了。”他执起一旁的禅杖,金色的光芒划破了天际降临在女妖怪的身上,他的脚下出现了一个金色符文构成的阵法,威严又神圣。
般若坐在屋顶,平时都带着笑容的脸上此时什么表情也没有,他伸手,触碰着这一道光芒,不禁有些失神,这光芒温暖得不可思议。他回过神,转头看向那个一直站在门口的男人,希望能从他脸上看到狂喜的神色,只是他在下一秒睁大了眼睛。
那个男人微笑着,身上却散发着几乎将他压垮的绝望与悲哀,他在台阶上跪下,双手合十,重重地磕了个头,泪水不断地滴在地上,他声音嘶哑,“多谢大师。”
他忍不住咳嗽起来,血液却从他的嘴里不断地溢出,最终他一个不稳栽倒在地,再也没有起来。
般若听见他说,“麻美,你的阿光来找你了……”
般若不可置信地回头看着走出来的青坊主,口中喃喃道,“不可能,怎么可能?不可能是这个样子的啊。”
“人类跟妖怪?人类不是应该最虚伪了的吗?!”
他捂住脸,泪水不由地滴落,他想起了当初那种钻心刻骨的痛苦,眼角发红。
“明明就是最虚伪的!”
“唉……”青坊主轻叹一声,看着少年倔强地抹去泪水濒临崩溃的样子,终是不忍,他伸手取下般若头上的面具,将自己的帽子扣在他的头上,道,“你想知道的答案也许我能帮你找到。我将你身上的一样东西拿走,与之交换,我也给你一样我的东西。”
般若抬头,看着他,“你手上的是我曾经的脸。”
“嗯。”
“恶心吗?”般若问。
“不恶心。”
“丑吗?”
青坊主犹豫了一下,道,“皮相的美与丑我是看不出来的,我只能看到最本质的东西。”
般若刚想冷笑地指出他犹豫这个事情,却不知为何鬼使神差地问道,“那你眼中的样子丑吗?”
他对这个答案并不抱有期望,正想开口说不用说了的时候,却听见这样一句话让他愣在原地。
只见青坊主摇了摇头,答道,“是美的,像京都的樱花一样美。”
【像京都的樱花一样美……】
般若笑了,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笑,这或许是他这一年里听到过的最美的话了。
别人说到话他是一定不会信的,但若是是这个和尚,这句话便值得他相信。
“大师,以后就多多指教了。”

(ps 所谓情话点满级的大师)

顺便说一下!下一章我就不在这章里面发了,分开发,因为我要发得滑好久orz。
么么哒!

未完待续……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