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 at me

大家要是多给我留言我会很开心的。
【拐弯抹角暗示】

【酒茨】讲故事(酒吞视角)

“茨木大人,茨木大人!晴明大人说他的故事讲完了,你给我们讲讲故事吧!”莹草一手拿着自己的蒲公英,一手抓住茨木童子的衣角,身后跟着一堆小式神一脸期待地望着他。
“啊?吾的故事?吾并无什么故事可讲的,不如汝找青行灯,她是专业的?”茨木挠挠头,一脸茫然地看着这些小式神。他的故事?这么多年平淡枯燥的生活有时候真是不知道能讲些什么。
“可是,可是!我们就想听听您和酒吞大人的故事!”
“唔,吾与挚友也没有什么故事可以将,不过挚友过去的事迹倒是可以给汝略讲一二。”茨木脸上突然有了笑意,“挚友当初的风华当真是绝世无双!你们可要听?”
茨木看着面前一堆星星眼并且不断点着头的小式神,咧开嘴笑了笑,“那汝就都到樱花树下坐下吧。”
……
酒吞侧躺在门前的走廊上,头发并未束起而是随意地垂落,他穿着松松垮垮的浴衣,慵懒地看着院子里精神满满的茨木,表情有些无奈,明明昨天晚上才……也罢,他其实喜欢茨木这样元气满满的样子。
其实第一次见茨木的时候茨木还是一个少年,而自己却已经成为鬼王多年,那个小鬼一脸认真地要求和自己打一架,结局自然是少年被他狠狠的修理了一顿。从此他就开始追随自己,十年,百年,期间有不少手下背叛,逆反,想要自己身下鬼王之位的数不胜数,而这个看起来脑子有问题的人却从未离开过。
酒吞眯了眯眼睛,脑海里浮现出当初这个妖怪的样子,一头卷卷的白发,金色的妖眸中却比什么都要清澈干净,面容俊美得让人心惊。第一眼见到的时候还在想,这种妖怪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然而在交手之后却明了了,啊,原来这样矮小的身躯下还隐藏这这样一份可怕的力量,所以他忍不住开口了。
“喂,小鬼,要不要做本大爷的手下。”
“诶?那吾与汝便是挚友了?”
“什么挚友,你只是本大爷的手下!”
“好的好的!挚友!”
酒吞皱起眉,对此颇为头疼,于是这个该死的称呼便从那个时候遗留下来了,有一段时间看着茨木念起这个称呼就想把他扔出去看门!
谁他妈要当你挚友了!
……
【茨木大人!茨木大人!那您的手是怎么回事啊?】
【这个就要从挚友给吾安排了一个任务开始说起了!当初吾要去杀一个人,结果却技不如人被那人砍下一只手,不过最后吾又把它取回来了,顺便还炼成了地狱之手!吾友真是有先见之明啊,连这都为我想到了。】
【真不愧是鬼王大人……】
……
什么跟什么啊。酒吞狠狠地皱起眉,要是说起这件事真是他当初最后悔给茨木安排发一个任务,当初安排给他无非是想一个弱小的人类,应该也不会对茨木造成什么威胁,谁知道……
“挚友,抱歉,吾未完成任务,吾实在是惭愧。”茨木捂着自己血淋淋的右手,表情却对自己的手臂毫不在意,反而关心的是任务。
当时的酒吞气得浑身发抖,牙齿打颤,他咬牙切齿道,“蠢货!谁他妈要你牺牲手臂完成任务!”
茨木一脸惋惜与悔过,丝毫没有因为自己失去了一条手臂而难过,酒吞看着他空荡荡的袖子,内心觉得空了一块,又止不住地疼。
他妈的!真是他妈的!该死!
从此他再未给茨木安排什么任务,只是让他陪在自己身边,无事切磋切磋或者喝点酒。
他不知道自己对茨木的感情是什么时候变的质,但他意识到的时候却知道一定不能对茨木说,如果不想英年早逝的话。
因为说了,他估计会被茨木的挚友论活活气死!
酒吞端起面前的酒喝了一口,看着樱花树下的茨木,嘴角抽搐,他不由地在心里面暗叹,习惯了,都习惯了……真是的这都说些什么呀,怎么什么乱七八糟地都在夸!
……
【那时的挚友,为了体恤下属,每次划拳都故意输掉!这样才不会让我们都喝醉!】
【哇!】
其实是真的赢不了,他的内心其实超想赢的。
【而且啊!挚友为了给下属发奖励,每次跟手下去同一个地方的时候都要专门绕远路!】
【哇!鬼王大人真是一个好人呢!】
其实是因为自己真的迷路了……
酒吞无力扶额,我是应该为我在你心中有这么美好的误会而开心吗?
他又喝了一口酒,似乎有些醉了,但鬼王其实是很难喝醉的。
他与茨木都死过一次,醒来的时候以为是梦,不过清醒后却知道,这都是真的。
当初的他委婉地向茨木表达心意,然而茨木就是一木头,年轻的鬼王在找到红叶演出一套戏后却依旧没有成效,气得吐血的他叫茨木滚后就再也没有去见过茨木。
“喂,你这样真的好吗?”红叶坐在一旁,看着不停喝着酒的酒吞,挑了挑眉。
“我说,要不你直说试试,最多再被气一次,反正你被他气得也不少。”
“况且,他一心一意只有你,不可能再去找其他人,这与恋人又有何不同?”
鬼王沉默地喝着酒,心里暗叹道,终究还是不同的……
而在此第二天,他便中了人类的诡计,被人砍下了头颅,死前还在想,如果早知道连你最后一面都见不到我就不赶你走了……
他不知为何,在死后并未立即离去,于是他往外面飘,想看看茨木,然而茨木,早已被无数具尸体埋葬。那些尸体上都有着茨木地狱之手造成的伤痕,这些数量众多的敌人都是他消灭的吗?如果被他知道自己还是死了该有多难过啊。
原来你一直守在门口么……
怎么不早说?
早说我就能来看看你了啊,小鬼……
你怎么总是这么任性?
你要我如何是好啊……
……
“挚友……挚友?”
酒吞回过神,看着上方俯下身的茨木,这个人,从少年长成了这样一副成熟的模样,面孔也愈加精致了,只有那一双眼睛……那一双金色的眼睛,还是初识那样,干净,澄澈。
“茨木……”
“挚友是在想什么重要的事情吗?怎么表情如此严肃?”茨木坐在一边,疑惑地看着撑着头侧躺的酒吞。
“本大爷有没有对你说过这样一句话”
酒吞抬眼轻飘飘地看了茨木一眼,然而茨木却因为他的举动而紧张起来。
“什,什么话?”正襟危坐。
“呵呵呵……”酒吞看他的样子,低沉的笑声不由地泄露出来,“我有没有对你说过。”
“你真的很蠢。”
“……没有”茨木有些失落地看着地上,道,“吾知道吾不聪……”
“但是……”酒吞打断了茨木的话,笑容突然变得有些邪意,“本大爷依旧喜欢你,恋人的那种。”
茨木愣了愣,看着酒吞,良久才脸颊微红道,“我也是。”

作者:
瞎jb乱写,有些私设,其实我只看过大概的大江山退治和罗生门之鬼orz。
不要较真,就看着乐呵乐呵就好,作者今天乐呵乐呵上英语课结果抽了一只一目连,所以作者决定以后上英语课划水都抽符。
好孩子不要模仿,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对了!突然想起没有交代他俩为啥会复活,主要是作者懒,大晚上脑洞来了马上码字就忘了,恩,大概就是平行空间这样,被晴明召唤出来了,恩。

评论(2)

热度(60)